Gonzo Journalism


Hunter S. Thompson, New York City, 1979 (Photo: Allen G. Arpadi)

如果一個大學生不知道我國高教部長名叫什麼,就會遭一些人批評。說現在的大學生素質差、沒社會醒覺、不關心社會……

地球上有這麼多人,機制建立在少數服從多數和法律上。如果法律沒說不知高教部長的名就有罪,那我不知又怎樣?最多要知道的時候再查詢啦。

要離題了。

同樣,記者有怎樣的責任也是人說的。有些人說記者應該這樣,應該那樣……當地球上的多數人認為記者應該這樣時,那這就變成了機制。

不這樣,你就不是好記者。

朋友認為,滿懷正義的,不是好記者。其實好記者只有一種,就是滿足報館要求的。

我寫的新聞,往往帶有強烈的主觀性。同一個課題,當我可選擇寫正面或反面時,我會考慮那一面讀者會較喜歡,可以的話,我分成上下篇,通殺。總之,別說騙話就好。

報份和我的薪水花紅有關。

又要離題了。

Hunter S. Thompson一直是我學習的對像。Gonzo journalism是一種將fiction和fact混和的新聞派系,記者或新聞從業員往往以第一人稱說故事。

你們總算明白我為何要戴Ray Ban Aviator墨鏡又抽菸了吧!

4 thoughts on “Gonzo Journalis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