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問答

還以為屋友已完全從痛苦中振作起來,但昨晚才發現沒那麼簡單。

與蘇東叔他們聚會,屋友在32高級餐廳放工回來後致電給我說:“叫我買戲票了為什麼沒人來載我?”

肥友人托他買戲票,他想交貨收錢。我從電話那頭嗅到酒氣傳來,非常不願意回去載他。

最重要的是,他還想喝,但又用交戲票當我必要去載他的理由,非常奸詐。

“戲票明天才交啦!除非你是想來喝酒。”我說。
“我要來!我要來!”他在另一頭大叫。

結果他在咖啡店內發輕微酒瘋,我借意賞了他幾巴掌,大快人心。回家路途中他見到路過車輛就向他們伸出中指,還不斷大叫:“警察呢?警察呢?”

屋友躺在沙發上,嚷著前小女友的事情,他又sms給她了,但人家沒回覆。我邊吃快熟面邊提問:“振明好料嗎?”

“kiong kan,不好料!”
“你avant garde姐姐呢?”
“kiong kan,KFC!”
“那誰最好料?”
“星馳最好料!”

“振明和你姐姐誰好料?”
“我姐姐!KFC!”
“少衡呢?好料嗎?”
“kiong kan!不好料!”

“誰最好料?”
“星馳最好料!”

然後,他又繼續說著前友女的事了。我任由他發瘋,吃完後就進房鎖門。果然,不久後房外就傳來一陣敲門聲。

屋友是可怜的?也許吧,但都是他自己不爭氣,我拉起被單,帶著微笑入睡。

One thought on “醉酒問答

  1. 肥友人独自一个人看戏?

    另外,全新加坡现在跟风流行用 Moleskin 抄旧情人 SMS,导致 Moleskin 笔记本严重缺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