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music festival

檳城第一次舉辦world music festival。我不喜歡人潮,但也決定扮扮潮人,買票與女友入場。老實說,記者是免費的啦,所以只買了一張票給女友,40元。

場地是open space的,沒有座席,這類festival都好像要模仿當年的woodstock,進場的年輕女子多是熱褲吊帶的,性感非常,不知乳溝間有沒藏大麻?

那些受英文教育和滲種的,更是狂野到不能自己,festival還沒開始就跟著播放的音樂搖屁股了……

好了,我承認我說謊,其實她們也不怎麼狂野,只是熱情。

受華文教育和沒滲種的情侣,就趁這個機會放縱,但只不過是不時含情對望罷了,完全沒展露半點情慾,真怕他們突然失控高唱《萬水千山總是情》。

檳城派出半職業也不算的“雷鼓手”(其實是二十四節令鼓的鼓來的),與世界各地的職業樂手同台。這場festival就由他們開場,以muhibah組合登台,其中一位“女雷鼓手”還包頭上陣。

他們表現如何?我只能說,陳雷都比他們還雷。

不一會就下起小雨來,world music festival變成了world umbrella festival。前排的人都撐起傘,遮住了我們的視線,我也撐起《中國報》送的傘,讓後排的人欣賞。

“雷鼓手”下台後,就下起超級大雨來,也許他們比陳雷還勁也說不定。大家都站了起來,撐傘也沒用,一下子褲管就濕了。

第二支樂隊要上場時,才發現音響系統出問題,司儀出來稱讚觀眾the best crowd來決解(解決)冷場,也得到受英文教育和滲種的那批人的歡呼。

我與女友站了數十分鐘後,衣服就濕透了,因為《中國報》的傘真的爆了,不知是不是中國貨來的?

我們決定離開。女友說:“我請你吃火鍋。”

11 thoughts on “world music festival

  1. 呵呵,我远远就看到你竹干般的身影咯。唉,找个有mbf卡的人给你买票,才28块呢。
    的确,那队二十四节令鼓有点让人失望了。不过接着下来的都很精彩呢。最后还有西伯利亚加电音迷幻的,我前面有个鬼妹在那边跳啊跳,脱了外衣后就是没继续脱下去。可惜。
    明年有的话,我想还会再去的。

  2. 聽朋友說,最後一天有些滲種的美女淋雨後,甘脆脫掉外衣….

    里面是bra top。原來她們一早就準備好了,借雨行胸!

    沒有全woodstock也有半woodstock啦!看看紀錄片,如果大家拿大麻出來抽,大玩泥漿,就像woodstock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