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才不遇

有天下午,友人致電來談天,語氣有點無奈。

說著說著,他談起了網絡本土麻坡rap歌王兼前衛音樂人(音樂人爸爸受訪時這說的,前衛,沒錯)的歌詞有抄他的一篇文章之嫌。

“他歌詞內的反諷修辞法是抄我的,連題目也有66.6667%是抄我的呀!”他非常肯定該歌手一定是抄他的。

“人家哪有可能讀到你的文章呢?可能是巧合罷了。”我嘗試安撫他28歲的枯老幼稚心態,但不成功。

“我那種高級的反諷修辞法不是說抄就抄的,他的沒有那麼高級,只是普通的反諷修辞法罷了。”他大聲在另外一頭喊道。

“是是是,老實說我也覺得不怎樣高明,第一首還不錯啦!接下來的就沒變化了。”漸漸的,我也批評了起來。

“你們的報紙還不是寫到亂!人家就這怎紅了!趕快去寫,寫他是抄我的!”友人非常激動。

接著,他繼續批評新加坡的人肉攝影機。

“聽到這個名字,你是不是先怕了?他還上了報章封面,但低級啦!這怎也有得上報紙。

老實說,我也踩了人肉攝影機兩腳。我們的下午就在這樣的懷才不遇的美好情緒中度過。

懷才不遇的感覺真好,自己非常高級有料,但沒人欣賞不能上報紙。最重要的是,自己根本不用負責任,因為懷才不遇大晒!

5 thoughts on “懷才不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