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和蚱蜢的故事

我背著兩個行李,手中拿著收不進行李內、厚重的Old Navy毛衣,像個鄉里。

阿明穿著adidas新季推出的貼身外套,因鑲了珠子而閃亮。最近adidas好像走黑人嘻哈bling bling路線,看到都要嘔。

其實我不認識阿明,阿明只是這類人的統稱罷了。他背著adidas新季推出的仿皮製包包,也是光滑bling bling的,看了二度要嘔,只有娘娘腔才會用的包包。

他上下打量我,嘴角揚起一絲輕浮的微笑,他以為他是二世祖,一個無原無故被adidas相中當代言人的二世祖。這是他的幻覺。

adidas阿明在pudu車站與我一起上巴士,他坐在我前座,可看到他那梳得比英國球星被砍還要高還要尖的頭髮,像一座高樓。

巴士開了一小時後,我發現阿明發抖了,他的adidas bling bling外套根本不抵寒。再過一小時,冷魔無情地充斥了整輛巴士,我穿著Old Navy也感到寒冷。

哈!我于是把另件Old Navy外套從行李拿出,雙層保寒。

咦!阿明不抖了,他的高樓頭髮結了一層厚厚的雪霜,帶有韓國連續劇里冬天愛情故事的凄美詩意。

原來他已被凍死了。

9 thoughts on “螞蟻和蚱蜢的故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