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假

原本今天應在吉隆坡了,明早就登上往峇厘島的第一班飛機。沒去了,票也賣不出,6天的假期當然也不想消。

第一次有這麼長的假期,今天是第一天,我像long vocation里的木村般醒起來,像他那樣大便刷牙。播著保羅賽門的歌曲,我邊抽煙邊收拾舊衣,房里的氣氛當然傷感。

不知你們感受得到嗎?

過後我沒有煮意大利面,村上春樹在這時派不上用場,可能明天吧!今天先扮木村明天才扮村上。

我欣賞的作家有村上龍和村上春樹,我也曾想過要取個日本筆名,村上床。不知有沒有人會買我所寫的小說?

至於木村拓哉…要喜歡他也很難,畢竟他是個少女們的偶像、青澀自慰的性幻想對像、一個挖鼻糞都會有人為他瘋狂尖叫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的存在是對其他男人的一個威脅,不過我喜歡long vocation和它的主題曲。

說是假期,但有數篇稿要寫、要回家鄉一趟、要還水電費…一大堆破事兒要辦,木村不知需不需做這些沒有型、現實無比的事情?

保羅賽門播完了,換上ZZ Top的《One foot in the blues》,第一首叫brown sugar,不是D’Angelo的Brown Sugar

突然,我找回了我自己。峇厘或巴黎都好,就由它去吧!

9 thoughts on “長假

  1. 我也刚过了个悠长假期。一个星期。不过得要看孩子,比工作还要忙。:-)
    我还有悠长假期的录影带和电影原声带。我记得木村说,“天上那么多明亮的星星,总得要有黑暗来衬托啊。我就是那些黑暗吧。我想。”类似这样。

    如果要改个日文名,春上床比村上床要劲爆。
    假期过后又是一条好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