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ening

你們應該不難發現,最近我迷上的字眼是“happening”。

我天生是個pathetic的人,因為The Look的關係,我從小就害怕人家的眼光,打扮成happening、hip、cool、yeah或chill對我來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我擔心我的外表成為焦點,所以不會盛裝打扮出席任何場合,漸而變本加厲,變得愛丑化自已。

比如說,muscle大粒是引人注目的,所以我大吃減肥藥,讓自己瘦成排骨仙、我認為在我國戴帽是引人注目的,所以我出席酒席宴會時,都是穿悶死人的T-恤牛仔褲。

最近我突然領悟了,happening男正搶走世上所有的女人和基佬,連小學女教師都愛happening男。

我非常羡慕那些在馬來西亞也會戴畫家帽、穿那些時裝雜誌才會出現的衣服來出席婚禮的人,或跟上奧斯卡熱潮, 戴斷背山帽子旅遊的人。好潮啊!

我衷心羡慕,請你們不要懷疑。

兩名朋友獲悉我的煩惱後說:“這一點都不難!”,而立即示範給我看,他們的功力根本是終極level的happening!


歐洲優雅happening風格,半男半女,鋼陽又柔情,party girl最喜愛,變態基佬也喜歡。


美國搖滾happening風格,也是不男不女,也是鋼陽又柔情,party girl喜歡、基佬也喜歡。因戴上手術手套,變態基佬也許也會喜歡。

7 thoughts on “happening

  1. 再射你一次,也順便提醒自己:

    這個世界上最可悲的事,就是有些人不能成就一件事,只得淪為其他人人生的註腳,透過仇恨或攻擊某些比他有名的人,才肯定自己卑微存在價值。

    愛一個人要花力,恨一個人更要耗盡心血,躲在可憐的幽暗角落,堅信自己是發動著一場「聖戰」。

    【出處:彭浩翔——〈可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