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地生活

我曾經夢想要住這里,而且還要約一大班特選的朋友一起來住。要有選人的權力,意味著我需買下這里,或屋主給予我權力。

1844年,在馬薩諸塞州有一班波希米亞藝術家建了一個社區農場,稱為“果園”,不過在6個月後就鳥獸散了。活不下去。

因為他們堅決不接受哪怕是最小的資產階級的原則,所以導致他們的理想主義發霉變質。失敗。

上圖是一排正被拆的檳島市政局員工宿舍。以前我心情不好時(多數和賺不夠錢有關)就特地經過。簡單的結構、相連的單位,聽說只有兩房一廳一廁所,廚房也很小。大量的樹蔭讓走廊顯得平靜,是午後閱讀的好地方。

住在這里不行嗎?不行,因為只有那些教育低的人才會住這種屋子。老實說,我也會擔心治安問題。

所以才要特選住客。

完全逃離資本主義是不行的,“果園“就是個教訓,我也不相信我或你們有梭羅的智慧。但我相信世上還有很多朋友累了,他們雙腳踏進了資本主義社會,但心靈尚存一絲為自己而活的夢想。

所以他們說,有錢了就可進行自己的夢想,但我不這麼認為。

什麼職業的人都可住進這里,只要你那帶有資本主義味道的職業,只是糊口的武器。醫生也好律師也好工程師也好記者也好…只要你的夢想不是賺更多錢來買更多東西,以安撫你建立在物質上的無謂不安和焦慮。

放工後就回家寫本小說或準備自己的攝影集…雖然可能沒人會為你出版,但我相信會是心靈的洗滌。

失敗者的庇護所?以資本主義的眼光是必然的。不過,我只想靜靜地生活。

沒被拆時,檳島市政局員工的宿舍是這模樣(被拆對面那排被保留了下來)的。不過沒經粉刷翻新的舊樓更有味道就是了。

7 thoughts on “靜靜地生活

  1. 我信奉以賺多多錢來安撫焦慮的社會階級制度,偶爾還是會扮高級扮文藝扮有理想扮浪漫來討好(或區別)一些朋友。

    如果你肯讓我加入,我有意思包下底樓一整層。

  2. 亮晶晶的觀點精闢非常,讓我有那種夢遺初醒的快感。

    老實說,我也忍不住想高喊:亮晶晶,you’re brillia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