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一則

雖年齡相差整20年,但他倆都是他的朋友,每週五和其他朋友一起喝酒。

女兒已有男友,但木納的獨子尚沒著落,又每天忙著工作,健身游泳,搞到muscle硬kok kok。

他在為兒子找女友,為自己和老婆找媳婦。再兩年就從工作退休了,沒什麼好再擔憂,只剩下兒子的未來。

她加入週五的酒會才不久,被戲稱為他的媳婦她也不怎抗拒,還與他整家人渡過一個家庭日,看看戲什麼的。他兒子當然是主角。

他所不知的是,她在每次的酒會結束後,都不是獨自回家的。

在酒會上,他的話不多,聽著她被稱為媳婦也裝成沒反應。反正她只是他的性伴侶、在繁忙的工作和MBA作業中的調劑。

“胸的大小並不重要,我們真是相蓬恨晚!”他深深了解她因胸小而自卑的心態,只好這樣安撫。

她把他擁入怀里,但卻了解他所謂的相蓬恨晚只建立在性慾上罷了。而且她也不打算有個長遠的關係。

他的兒子遲遲不採取行動,讓他與老婆有如熱鍋上的螞蟻。他建議讓兒子教她游泳,也許認為兒子看到她穿泳衣後,會有所反應。反應將帶來行動。

不過她並沒答應或拒絕,反而借用其他話題迴避,讓他的問題像屁般,在空氣中漸漸失去臭味。消失。

她要的是親密感,和受注目的感覺。不過她不敢踏入任何長久的關係中。今晚,她以一些藉口提早離開酒會。他在不久後也以累為理由,隨著離開了。

在狹窄的房間內,他們交會著,不過難忍心中那種背叛了朋友的罪惡感。

6 thoughts on “小小說一則

  1. 不敢想象当TONG叔知道酒会中的其中一个人已将她给‘靠’到时会有怎么样的反应。。自己心目中的媳妇被人捷足先蹬。。。悲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