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環的故事

遇到一名小學校長,他當眾問我為何戴一邊耳環。

我感到一股衛道殺氣,料他接著就會把我左邊上的耳環與基相提,打算當場以長輩的身賞我幾句真言,讓我沒臉。

“這是我公公的遺物。” 我沉下臉,扮出悲傷的表情。

校長他一時反應不過來。我告訴他我婆婆當年看到一個尹班人穿傳統丁字褲後,深深愛上對方。他們在高腳樓長屋底下造愛後懷了一個男孩。

“那個男孩就是你父親?”校長緊追著我的故事,非常興奮。
“校長你猜對了!那個男孩就是我父親。” 我告訴校長,婆婆和尹班公公後來瘋狂地做愛,生了我的姑姑叔叔們。

“有次尹班公公穿丁字褲跳傳統舞娛賓時,突然倒下了。他用僅剩的一口氣脫下丁字褲和左耳上的耳環,交給我婆婆,要她世世代代傳給長子。”

校長靜靜聆聴。

“但我父親性格別扭,死都不肯戴上那耳環,更把丁字褲燒了。他還要把耳環塞進自己的屁股洞里,婆婆只好將耳環藏進險保險箱內。”

“所以,你婆婆去世前,就把耳環交了給你這個長孫?”校長問,一臉白痴樣。

“是的,校長,你又猜對了。”我稱贊他,並鼓起掌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校長聽了這個界偉大的愛情故事後喃喃自語。

19 thoughts on “耳環的故事

  1. 鸟人,你到处煽风点火一味诬赖我抄袭的行为实在卑鄙兼低级!我对此感到非常难过。我问心无愧,不怕你赖。

    Kinky,打扰到你了真不好意思。祝: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2. 韓士,我知道你很高尚和高級。

    你的設計給我的第一個印象和感覺就是有抄襲成份。因此我才向《大馬部落》查問,在佳禮發表新聞(幾時沒有新聞自由了? 凡是有關大馬部落的負面新聞都要被封鎖?),在佳禮詢問藝術者意見(提出疑問也不行?),以及告訴我的友人(這樣也不行?你是我父母?哪好呀,爸爸。新年記得派紅包給我。)。這叫到處煽風點火?
    我對此感到非常難過。我問心無愧,不怕你們繼續攻擊。

    你們人多,你們強調沒有抄襲,就沒有抄襲。難道我就不能認為有嗎?

    如果你堅持認為我不能存有任何一絲懷疑的成份,請說。我馬上配合你,從此禁言。逢人便說,沒有抄襲。

    非常抱歉,我並不知道你如此小氣?無法接受批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