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二晚

我在星八克,一人霸佔了一張桌子和4張椅子。其他人都成群結隊,穿美美玩UNO、穿美美談天、穿美美玩卜克牌…難得新春假期,一定要見見一些現在其實已跟我們毫無關係的舊同學。

也許你會認為我之所以一人霸佔一張桌是因為我壞心腸可悲故意要讓人沒有地方坐沒得happening,其實你錯了,我是在等友人Le Tour完他親戚600多千的高級公寓。

我也不想這樣,10元一杯咖啡的消費怎樣說都是一種不孝的行為。

“請問這張椅子有人坐嗎?”有人問,其實一眼看去就知道沒人坐了,正確的問法應該是:“請問這張椅子將會有人坐嗎?”,是future tense才對。

沒有。沒有。

兩張椅子被拿去了,友人應酬完親戚後下來,有人叫他幫忙拍合照,他推了給我。我打算只拍他們的腳,但那是即拍即看的數碼相機,菲林的就好玩多了。

此地不宜久留,性感短裙美女過多,以免獸性大發,我們決定馬上離開,到市區見識初二晚的檳島有多happening?

途中一名女人致電來,劈口就說是我的同學,並嬌嗲地說找了我很多年。

“明晚同學會見。”我說,心中充滿期望。

5 thoughts on “年初二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