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友趣談

“我吻了她。”那天我在趕新聞時,屋友跑進來說。

最近他常在放工後送簡訊過來:“今晚不用等我”,他正和一個30多歲的英倫洋女走得很近,對方跟屋友說她和男友有點問題,男友跑土去紐約了。

你們和我都想多了,其實屋友吻的並不是英倫洋女,他們只是音樂上、生活小事上的朋友罷了。

“我吻了她。”這次他說“她”時,揚起了左眉毛,露出了奸笑。我當然明白她就是小女友,但我故作鎮定,不讓他得逞。

“昨晚做夢的時候,真得很真實,我就這樣吻了下去……我bla bla bla bla bla……”

這可悲的聲音在我的房中迴盪,久久不能散去。我看到屋友正在我面前比手劃腳,但他的身體越來越小越來越小越來越小…至到消失為止。

One thought on “屋友趣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