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子根蹲著吃moi?

yomelette,請息怒。看你在gao gao那邊的留言後,我決定寫個回應給你,但寫到一半才發現太長了,只好貼在這里,以免gao gao罵我搶風頭。

首先….我非kinkyshiny,其實你看錯也無所謂啦,但我就是特別討厭shiny這種字眼,好像會發亮似的。

話說回頭,如果許子根當首長時去多春茶座,又巧遇記者的話,相信記者也會寫新聞,因為他是第一次去。鄧章耀和謝寬泰也常去,但我們不寫,因為他們非檳城第一(首長),車牌也不是PG1,新聞價值不高。

若上述三人都同時出現,那相信記者將會寫,因為可以大炒他們在丁福南背後密談未來首長人選(只是一個例子,請自由想像)。

我們寫林冠英是因為(1)他第一次去、(2)他多次強調平民化、(3)他剛上位,尚受人關注。至今天多春的顧客還在熱談,有些顧客還問我那天林冠英坐在哪個桌位?這證明了當天在場的記者們都有所謂的新聞嗅覺。

我認為記者非偏袒林冠英不愛許子根,但記者受訓練的是“嗅出新聞在那里?”,就像嗅出白粉在那里的警犬一樣,不會去分販毒者是不是巫統的人。

如果許子根曾強調他是“趕場王”,那相信靈敏的警犬主任會派警犬緊跟許子根趕場,記錄他每場吃了幾口飯也說不定。不過也可能不會,因為在讀者眼中,許子根在這方面的新聞價值不高。

東凱說:做了18年首席部長的許子根以前也好不到那裡去。採訪過他的節目的記者,都會發現許子根每到一個宴會地點就會拚命的吃。吃了一點點,上台致詞後,就馬上離開趕下一場,又再又吃又講又趕。

但你的回應卻是:媒體也很莫名其妙。林冠英悠悠的吃午餐就可佔大版位。反而許子根趕場吃點東西填肚子就說好不到哪裡。說不過去呢。

問題出現在你誤解了他那個“好不到那裡去”的意思。他的留言出現了思維跳躍,不過我還能明白那是“首長不好做”的意思,而非說許子根不好。也許是你有偏見(很清楚的,你有,個個回應都有酸性)。

如果有天許子根到頭條路蹲著吃moi,又巧遇記者,那我相信記者會寫,標題可能是:無官一身輕,副標題是:許子根蹲著吃moi。你放心好了。

28 thoughts on “許子根蹲著吃moi?

  1. 如果真的出現一天,大馬媒體紀錄pak lah或是林冠英吃了什麼,吃下了多少公斤的飯之類的新聞﹐那麼是記者太無聊,還是讀著還無聊﹖

  2. 對于記者來說是一則新聞。

    對于我來說毫無價值可言。

    但對于敵對報業或政黨來說則是一則令人難以接受的新聞。

  3.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如果全部报章天天都在报导这样的新闻也是好事,盖因国内已没有任何更大更爆料更惊人的新闻可以报导,也就是国泰民安。也是好事好事。。。

  4. kinkyskiny:

    第一先說抱歉,真的是看走眼了,把你當成shiny,不好意思。

    第二我承認,每個回應的確有酸性。

    第三我沒有質疑記者的新聞嗅覺與專業,只是不爽林冠英博宣傳。都說可能去多春也不是他的意思,只是他有位稱職的新聞秘書。知道多春是記者的“蛇窩”(gao gao講的)。我才不信這馬六甲都不要的人才來檳不久就摸得懂檳州大小街道。

    第四每個人的思維跳躍都不一樣,並不能像gao gao那樣。也許我水準低,又不好意思。

    第五至於許子跟是否去頭條路吃moi,就要看他的馬仔是否有讀到你這則文了。

  5. 我很想問林冠英,他懂得唱檳州州歌嗎﹖
    我是在一場節目中,突然想到的…
    當然你可以說我大檳城主義。誰叫他自荐當CM 啊﹖﹗

  6. 我向你解決“新聞嗅覺”的事是因為我認為你不懂這為什麼記者要寫林冠英吃午餐的新聞,因為你在gao gao那邊說:
    (1)他沒空吃午餐,是他不會安排時間的問題,這不是新聞。
    (2)媒體也很莫名其妙。林冠英悠悠的吃午餐就可佔大版位。反而許子根趕場吃點東西填肚子就說好不到哪裡。說不過去呢。

    注意到了嗎?(1)這不是新聞,
    (2)媒體也很莫名其妙、說不過去呢。

    但既然你也說明了是你不爽林冠英、留言帶有酸性,那就算了。我要強調的是媒體,至少當天在場的記者是不會偏袒林冠英或許子根的。你相信了就好。

    至于林冠英新聞秘書的事,真相是:當時她是一個人來的,突然林冠英call她,問她在那里,她只好告之,結果林冠英說他也要來,他並不知記者在場。

    林冠英不會去多春,是新聞秘書告訴他司機的。

    我個人認為,林冠英會不會唱檳城州歌,熟不熟檳島的路,都不能斷定他能不能當首長。

    我們就等著看好了。yomelette ,下次大選投票時,記住,千萬要記住,要盡量用個人意識,而不是黨的意識,或共同意識。

    還有,gao gao之所以會被稱為gao gao是有原因的。若你也像他那樣“思維跳躍”,你早就被人稱作gao gao了。你沒有,不是嗎?

  7. kinkyskiny:你是記者,一定是 side 記者的啦。而且你也是出了名厲害婆當權者懶葩的啦。你們記者群體包圍喲咩咧,真是令人看不過眼的啦。有本事就出來比啦。比看誰最會唱州歌啦。會唱最多個州的州的人就算是贏啦。你敢不敢啦。喲咩咧,我挺你的懶葩(或基敗)的啦。不要嚇衰啦,回家練好州歌啦。

  8. 哼!你他媽的有所不知了,我少少也會唱檳州、吉打、馬六甲的州歌,還有新加坡的國歌!

    請問我可以做新加坡的總理嗎?

  9. 都沒有人提到國歌,你不要扮 gaogao 思維跳躍跳到新加坡去啦。做新加坡總理有甚麼好料,人家地球人大師會唱球歌,做球主,思維跳個不停,比你跳高一千萬倍啦。你知道一千萬是多少嗎?

  10. 可怜的记者们,最近真的没有新闻写了吗?你们要知道林冠英更多比如放屁有没有声音, 看报有没有挖鼻孔等等,请找张燕芬啦。他最清楚。

  11. 經你提醒,我打電話給張燕芬了,也問了林冠英有沒長痔瘡,但她不肯爆料。你有料的話就,請報給小弟知道,以便登在報紙滿足讀者的水平。

  12. 我想一等人(應該是一等一的吧)不爽你跟gaogao的原因,其實是他媽的不爽你們時時刻刻都可以親近政治人物,所以一定是捧他們卵葩與幾屄的人啦,新聞嗅覺都是假的啦,滿足讀者的水平也是捧讀者的卵葩與幾屄。

    記住,林冠英來吃碗面是私人活動,很生活化,根哥有哪場趕的場是私人活動嗎?

    一等人更賭攬你們可以跟張燕芬這麼好常常再多春鴿洨,隨隨便便就可以機緣巧合的碰上林冠英,寫出新聞…..

    這就是一等人批評你們新聞專業背後的邏輯,私心地企圖合理化對你們和對張燕芬的妒忌。

    說了這些,我也已經成為捧kinkyskiny、gao gao及新聞秘書卵葩與幾屄的路人甲。

  13. 基夫,我相信他們沒有不爽我和gao gao,他們只是對該則新聞提出了個人的看法。

    令我“毛骨肃然”的是,這些感受有欠理智,情緒的成份很高。我一向來喜歡許子根,因為他和我一樣,都是那麼聰明,我也欣賞民政黨,因為他們有著知識份子的形象。

    我只希望民政黨黨員不要進行情緒化的攻擊,這樣只會讓黨顏面無存。yomelette和“毛骨肃然”應該都不是民政黨員吧!

    至于張燕芬,我在大學讀書時就認識她了,一直都是朋友。大家就別妒忌吧。

  14. 對於基夫肯捧我的卵葩,我當然會非常地爽。

    其實,我對許子根有好感。至少,他曾經邀我跟他兩個人一起唱《My Way》。印象中,在檳城只有我一個小記者有這樣的榮幸。

    我能夠寫出許子根的十大優點。但現在物是人非,已經不適合寫了。

    因此,yomelette和“毛骨肃然”肯定不是民政黨黨員。因為行動黨黨員以前都是這樣地情緒化攻擊,然後被民政黨黨員四兩撥千斤,很有IQ和EQ地shoot回去。

    民政黨黨員不會情緒化,只有行動黨黨員會情緒化。yomelette和“毛骨肃然”肯定不是民政黨黨員。

  15. Hi,我不是黨員啦。我只是喜歡黃色又喜歡吃荷包蛋的美眉,所以叫yellow omelette,簡稱yomelette。

  16. 還有剛從台灣讀完書又遊完玩回來,趕得上我國大選,特別留遇新聞,後來又遇38政治海嘯。還沒找到工作,吊網是我興趣嘛。來到你們這兒,嘛純粹玩玩下囉。

  17. 给Comment4 shoot到,好像自己一直戴假面具那样。

    假装去多春、坐经济舱博宣传、不会唱州歌,也好过中饱私囊坐大车住洋房也不知廉耻的政治人物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