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群體意識的淫威

借助群體意識的淫威,你亂說一場也可以得到backup,只要你說的都是傳統或時下流行的觀念。

多數人在批評別人時,都不會用自己的立場或自認為對的東西,而是用大眾較能認同的觀念和道德觀,因為他們要gain majority power,讓自己沒那麼孤獨,避免說出來的話遭多數人批評。他們害怕被矛頭指著的感覺,他們不敢用自己單獨的力量和認知去面對面對挑戰。

我在這里的第19個comment也用了這招。majority power=民政黨有知識份子的形象(因為是正面的,民政黨員在情緒上多會認同,因為被稱讚了),然後我好心希望“民政黨黨員不要進行情緒化的攻擊”(這可以gain majority power),最後才說“yomelette和“毛骨肃然”應該都不是民政黨員”(若他們是黨員,那他們不爽我也沒用,他們的領袖會認同我,然後鳥他們幾句)。

我在這文章的最後一段也給了同樣的分析,意思是一樣的。

林冠英的“poor lady”搞到滿城風雨。即使他的話有污辱的意思,那也只是污辱徐嘉平(許子根的老婆)一人,但你們注意到了嗎?最後問題卻變成了林冠英污辱了全檳的女性。

為何會這樣?因為徐嘉平要gain majority power。我認為她應該說的是:“我覺得林冠英在污辱我,我很不爽,我要他向我道歉。” 但這樣是沒用的,林冠英也許不會道歉,但把這“污辱”擴大,力量就大了,因為女權主義正旺盛。

女性們妳們需清楚了解,即使林冠英真的在污辱徐嘉平,這也不代表他污辱妳們。我打了個電話問我媽,她說她沒覺得林冠英在污辱她。

民政黨女黨員會感到受污辱的話,也是出自護主心態,這是不理智的。

今天,我想再次借用酸人大王陶傑的文章《消防員笑得正確》來結束這篇文章,希望你們受益不淺。

12 thoughts on “借助群體意識的淫威

  1. 阿密歐,差不多是這樣啦,拉人下水,以原本已是majority人的觀念來煽動,gain他的power,不用一個人孤伶伶面對困難。

    吸,poor lady不是這個意思啦!它是指很貧窮的老姨。

  2. Gao gao,可不可以再次去问米?这次看看能不能问到戴安娜,问看她觉得林冠英有没有污辱到她?

  3. gain majority power 是政客慣用伎倆。
    DAP還不是政府的時候,還不是時常這樣“扮可憐”博同情﹖
    我沒有偏袒任何政黨﹐只是說明政治的游戲手法而已。

  4. 阿保:剛剛問了,她不高興為何林冠英把她污辱到那麼貧窮(poor)。

    椰椰:檳州國陣絕對用回相同的伎倆,我們會同情他們的貧窮(poor)的。

  5. gaogao,那个问米的肯定是不会英文的。戴安娜是洋妃子,她的英文造诣这么高,肯定不会把poor lady诠释为贫穷的女人。

  6. 我觉得林冠英侮辱的手法很高明,很经典的poor lady,无权无势了就只好发烂zha2,poor lad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