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h 生活

週六的高級餐廳里有特別多貴氣性感的美女,這是屋友在那邊彈完歌後告訴我的,他把她們稱為姣鹿,還不知道姦姐已有所不滿。

“我知道他們都在看我。”屋友略胖,但穿深色衣就不那麼明顯了,一頭長髮,下巴還留著點胡須。他被檳島一支著名爵士樂隊聘請為貝斯手,每週五週六晚都在高級餐廳演奏。

老實說,屋友長得還不錯,曾騙了無數傾心于藝術家的女人,不管老少,共同點是無知。但他參與的樂隊其實是歌台爵士樂隊罷了,意思是說…歌台水準,不過這種水準在檳島就夠扮高級了。

美女們的男伴大多都是公子哥兒,都愛戴個鴨嘴帽。不過屋友說,美女們一直望向舞台,他相信她們其實在看他。

他帶著微微醉意,克制興奮,讓自己看來cool一點,一副不以為然、陶醉在爵士樂中的樣子,這招最管用了,你越故意忽略女人,她們就越愛你。不知《愛情課本》有沒有教,但《把妹達人》有提起。

美女的身旁坐著富貴精,他讓她享有了乘坐豪華房車來豪華餐廳吃豪華大餐的虛榮感,但一切是那麼地現實。她今晚還欠缺一種慾望性的浪漫感覺,是現實感給不到的。

她需要逃離的浪漫,不是流浪,流浪對她來說太累了,玉腿會酸。

也許富貴精回家後會要她以口交來回報,她將乖乖低下頭。不過,她的腦海里浮現的是一個略胖、長髮、有點胡須,充滿藝術家氣質的貝斯手。而長長的Fender貝斯吉他,將是陽具的象徵。

當晚,屋友寧願這樣相信。

7 thoughts on “yeah 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