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加厘菲

相約姦姐那天保哥一早就抵達,他坐在Coffee Bean的露天座。來之前,他到CIMB銀行去拿錢,相信是準備請客。其實姦姐和咖啡夫妻也已到,他們就站在保哥背後,咖啡夫妻沒見過保哥,姦姐又不肯走過去相認,擔心認錯人。他們只背對背,等到我趕來為止。

咖啡他們提議到Old Town吃晚餐,保哥和我走在後面邊談天,他們三人領隊。有什麼好吃?保哥和姦姐的介紹一致:冷當雞飯。他倆坐下後,距離不到兩尺,保哥顯得不太主動,不是很會找話題。肥友後來說:“保哥若會找話題,一早就有女友了!”其實他說得也有道理。

咖啡較主動,他工作了一整天,但那頭happening的髮型還沒走樣,可見高薪工作根本不辛勞。他雖然和保哥完全不熟,但開口第一句就是笑話。他主動問保哥干什麼的?保哥也以笑話回敬:“做按摩的。”5秒後他發現其實一點都不好笑,就說自己做工程領域的。咖啡問他是什麼工程?保哥遲疑了一陣,但不知為什麼,姦姐、咖啡和老婆開始離題說起了其他笑話,保哥只呆在一旁,等到我喊肅靜,大家才安靜了下來。

“是電子工程。”保哥終于有機會說了。

我吃飽後就離席到外面抽煙。保哥會和姦姐談得多一點嗎?相信不會,因為咖啡和老婆有在,姦姐發表偉論時,多會看著咖啡夫妻,保哥只是坐著,偶爾搭腔罷了。我抽完煙回來,情況還是一樣,咖啡和保哥講得較多,姦姐就比較one man show,一開口大家就看她表演。我以為咖啡會和我談天,姦姐跟保哥談天,而咖啡的老婆…應該是吃東西,偶爾在兩組之間穿插。

但情況不如我想像,我一和咖啡談天,保哥和姦姐就聽我們講,我盡量不要和他們有眼神接觸,但那個死咖啡不識做。咖啡一停下,姦姐就開炮,然後又變成她one man show,全部人看她表演。我攻她兩句,打算把她拖慢,再由保哥接手,但我們平時沒訓練,默契不夠。

我和姦姐拼了第十回合,保哥也……。這情況讓我被誤會為男主角。

過後我們轉移陣地,再坐不到15分鐘,咖啡的老婆(最佳女配角)就出場了。她推推咖啡,暗示走人,因為要回家看兒子了。接著的故事,就像上回說的那樣,保哥去幫我們買果汁。

10 thoughts on “我們不是加厘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