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眼文化

貼了一星期的色情照片後,我也覺得無聊了,漸漸地已不再想念屁眼男賽夫,峇拉是不是在跳峇拉峇拉sakura也變得不管我的事了。

這場屁眼政治讓我想起了較早之前買的一本書,《屁眼文化》,因此我又找出來翻閱,溫故知新,也算是應節。

第三部《肛門與性慾》及第四部《象徵性的肛門》讀起來最有味道。在此獻上這首由15世紀埃及人 Mouhammad Al-Nawadji 寫的短詩:

沙瓦伯,我的僕人,青春綻放的男孩
把他的身體最美好的部分,頂成兩個對稱的沙丘
背對我坐下,就這樣就位!
看不到他的臉龐,
他在我眼前,但我一點也不責備他,因為:
盡管正面消失在我的視線里,
但擺在我眼前的,卻是我的目標中心。

3 thoughts on “屁眼文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