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折疑雲

這件事,是真的。昨天下午事發後10小時內左手姆指以下至手腕處越來越痛,最後連相機也拿不起了,晚上11點多時痛到飛天,因擔心給主任講中骨折的事,只好叫肥友載我去看醫生。

日落洞一家24小時診療所內的櫃台老姨說,x 光部收工了,她建議我去安曼診療所,結果也是老姨顧夜班,同樣是x 光部收工了。現代的老姨都不用睡覺的嗎?強!

最後我們決定去檳城醫院。給了一元,等了半小時秩序號碼一個都沒有跳到,听到有人埋怨說等了一小時後,我開始想離開了。但一名安娣托肥友當翻譯員,他比我還慘。沒事做,就寄個 sms 給屋友,豈知他卻誤會我嚴重受傷入院,告訴了屋友二號。

不久前我才向朋友說我們最好別對朋友有期望,並舉例若我受傷住院,我不會期望朋友來看我,因為我不需要,沒有人來我也不會怪誰。現在我在醫院了,因屋友二號被屋友誤導,給果他把消息傳開了。

同行一來到檳城醫院時,肥友做完翻譯,我們決定換去南華醫院。一走出沒有訊號波的醫院,手機顯示有很多 missed-call。我 sms 解釋後,兩名同行到南華來陪我,看到我的左手還有在,他們有點失望,可見屋友散播的謠言幾有威力。

副主任打電話來,同行三四五寄 sms 來慰問。想不到我這樣愛酸人也還有真正的朋友。

x 光片出爐,媽的竟然沒骨折,不過有一天病假,謝謝93元5角,早上還要回醫院給專科 comfirm 一下。左手被香港警察般重重包圍,還是很痛。我忍痛寫了這篇,要感謝同行們和明早還需上8點班的肥友。

我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賞了醉倒在沙發上的屋友一把(巴)掌(傘)。

10 thoughts on “骨折疑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