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游子吟 8

我個人認為,《零度免疫 ─ 音樂感菌》這場演繹會是游子吟史上最重要的一場,可說是個里程碑。整體上,它介于老爺和流行之間,既不老爺又不流行。

游子吟舉辦第一屆演繹會時,已是1991年,不過那時的游子吟創出的歌都帶有濃厚的70年代南洋文學氣息,曲風偏向傳統,造型偏向農夫。

接著就走上三毛的氣息,外表斯文但情感上帶有淡淡的不羈,雖然已是游子的團員還天天想去流浪。過後,前輩的曲風開始被注入生活營主題曲的味道,但那股南洋文學味依然沒消失。

簡單來說就是:老爺!都90年代了,西洋樂已飛天,前輩們還在為淡淡的哀愁自哀自怜。

《零度免疫 ─ 音樂感菌》在2000年舉行,我不懂是不是千禧年的關係,但這場演繹會的確有著跨年代的重要意義。

我們開始用鼓,電吉他和聲效也用的多,最重要的是,情感上我們已不再那樣認真,即使有用上前輩的幾首老爺歌,但經重編後,它是那麼的玩味。

在司儀方面,除了保持傳統性的相聲方式,我們也搬出道具,大開較低級的玩笑,不過整體上還是以司儀的講稿內容為主,戲剧成份不高。

阿喵當年管電腦和投影機,據知搞得很好,我沒得看因為樂手都在後台。

那一年的實驗性很強,雖然整體的水準不算上等,但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我們都在走鋼索,可惜這種實驗精神並沒被承傳(傳承)下去。2001年,周傑倫就是王道,游子吟內開始流行鴨舌帽,他成了游子吟寫歌編歌中堅份子的模仿對象。

7 thoughts on “理大游子吟 8

  1. 我已经很努力忍住不出声了, 想不到最后还是给你揭破了我无间道的身份…

    当年电脑没那么普遍, Powerpoint 就可以骗吃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