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車禍後,發覺身體特別容易累,睡了9小時醒來後看兩頁書,就再打嗑睡了。昨天週假睡了一整天,但晚上8點半就覺得異常疲倦,漫畫從手上掉了下來。

我設了鬧中(鐘)打算睡一小時,燈沒關。

原來開著燈睡會更累,而且所做的夢和平時的不一樣,感覺和顏色不一樣。我夢到了父母姐姐和弟弟。故事是說我工作到凌晨3點回家(老家),媽媽還沒睡,我告訴她早上8點半還有工作(今早8點半真的有工作),不知該不該睡。

夢中我很累,但擔心睡了就會睡過頭。最後我還是睡了,與父母姐姐弟弟睡在同一間房內。鏡頭一轉,我在工作,工作完後一名約40多歲的男子(以前的跆拳道教練)說他要趕去倫敦,哇!真高級,在夢中我有自卑的感覺。

過後就是我找不到摩哆在那里的戲碼,我忘了摩別被停放在那里,就站在原地拼命想。

手機響起,我從夢中醒來。阿興叔問我為我還沒到義豐?手機上有兩個簡訊,時間已是12點30分。我睡了4小時,鬧鐘響也聽不到。

真累。

現在3點半,寫這些東西很無聊,但我睡不著。應不應該睡?明早能起身嗎?媽媽沒在我身邊,我不知要問誰。

7 thoughts on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