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

有時,有段時刻,認知會徘徊在夢境和現實之間,這種事常發生在賴床時。

突然屁眼有感覺,當然不是睡到一半給人插,而是漏糞時射出糞水的感覺。我馬上爬起來,相信沒有人會在這種情況下還繼續賴床。

我小步走進廁所,避免糞水流出來。脫褲看了看,底褲內沒有糞水,原來只是一場糞夢。難到屁眼是夢境的出入口?

記得生平第一次夢遺時,也是半夜驚醒過來,那種情況下也不能睡回,非起來換底褲不可,倒一堆漿糊在下體,然後用底褲包起燜到早上可不好受。

我當時也是小步走進廁所,父親還在客廳車衣。我把另條底褲藏在衣下,雖然不是姐姐的蕾絲邊底褲,但我也擔心他會看到。

我換好底褲後,清洗了滿是精液的底褲。廁所內的幾只蟑螂虎視眈眈。

小時候聽人說,只要用條紅線一端綁在香蕉樹上,再牽入你的睡房,把紅線另端綁在你的中指上,香蕉女鬼晚上就會來找你。

來找我做什麼?女鬼半夜來我的睡房找我做什麼?一定是做愛了。

但我不要和女鬼做愛,擔心她們觀音坐蓮到一半,興奮的臉會突然變成腐爛生虫的鬼臉,嚇到我變成性無能。

聽說在床頭放條紅底褲女鬼就不敢來了,脫褲給她們看她們也會怕。

只要用條紅線一端綁在香蕉樹上,再牽入你的睡房,把紅線另端綁在你的陽具上,或許你會害死香蕉女鬼,害她永不超生。

8 thoughts on “鬼話

  1. 問你的學長,有什麼辦法避免夢遺?
    除了定時射精,我想應該是沒有他法了.
    你連蟑螂的眼神都可以交流了,不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