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四

早上起來,丈夫又要做,這次我拒絕了,並生氣了起來。旅行就是要爭取時間到處走走,特地花錢來新加坡拼命做愛這回事我真的不能接受。

丈夫老羞成怒,我最討厭人家老羞成怒,老羞成怒就是不肯承認自己錯。我們吵了一架,我換了衣就自己出們,把他留在酒店房內。

新加坡人在初三已開工,初四的人潮漸少但還有一些文化節目上演。我走過一排排的戰前舊屋,到牛車水巴剎,決定在巴剎內老舊的飲食中心吃早餐後,到印度廟去參觀。

想不到新加坡有這麼多印度人,他們下跪膜拜神明、洗腳、敲鐘,動作非常安靜,廟內的雕像激起了我的想像,思緒一回到現實時,腦中的第一個畫面是‥購物。

我開心了起來,快步走回酒店。

丈夫還在房內,正在講電話,語氣不是很好。看到我後他別過了臉,走向露台,看來那頭傳來的應該是壞消息。

我把衣服脫光,躺在床上等丈夫,想讓他滿足慾望。他一走進來就說:“我媽媽死了!”

這只是一場夢。昨夜我假扮高潮後久久不能入睡,一直到凌晨4點。

醒來後,丈夫沒要求做愛,但我們手牽手,到牛車水巴剎吃早餐。

7 thoughts on “初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