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七

回到家里,回到了我和丈夫兩人的家,回到了滿是Ikea傢俱的家。沒有小孩子,沒有家婆,也希望丈夫沒有性慾。

我把行李放在客廳的地板上,倒睡在Ikea的白色沙發上,老實說,美是美,但一點都不好睡。我還是睡著了,傍晚醒來是感到悲傷孤寂,短時間內無從適應夢境和現實中重疊的感受。

這都是去年發生的事了。

去年的初六,在新加坡的國際機場,我心理迷惑,在回馬的班機上做了一項決定,我決定不離婚。原因是什麼我也不情楚,或許是自己膽小,離婚帶來的麻煩會更多。

明天就要重回到職場了,農曆新年隨著我最後一天的假日而結束,不需等到元肖(宵)。放了7天的長假,第一天工作總是會覺得無從適應,就像午睡後傍晚醒來,一半感覺還留在夢里,另一半感覺卻已回現實一樣。

都是因為人有記憶,才會悲傷。記憶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模糊,于是才有人會說時間能沖淡一切。

人有重新選擇的自由,但這需要無比的勇氣。什麼都已不再重要了,每天開工,又是新的一年。

9 thoughts on “初七

  1. 老颜:和在下午喝啤酒一噁心。
    吸:高級!高級!
    學長:“什麼都已不再重要了”講的是這一生,這一生完蛋了,牛年豬年又怎樣?
    姦姐:她這一生完蛋了,這點辛苦算什麼?

  2. 也不一定完蛋,比如丈夫有外遇決定離婚,不小心生了塊叉燒,或者丈夫先死得到了一大堆保險金等等,都有望改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