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水

吃了藥後昏睡,醒來時已是下午4點多,當時左眼還是睜不開。雖然醫生說吃了藥後腫會慢慢消,但這是個講究速度的年代呀!慢一步,連女人都會被人搶光。

于是我打電話給蘇東叔,像點購快餐一樣,叔東叔把一劑藥送到家里來。打一針進血管內,不到兩分鐘後我的左眼就可以睜開了。

迷信的安娣在這種情況肯定會把蘇東叔捧成神明,大婆他懶扒。但我知道,厲害的是那一小瓶的藥,當然蘇東叔也有厲害的地方。如果有一個打針不痛大賽,我想蘇東叔一定是冠軍。

與蘇東叔和他老婆吃晚餐,最後他老婆偷偷溜去付錢,果然是講究速度的年代呀!我只好俏俏在蘇東叔耳聲低語,拜五去義豐跟他死過。

友情就是那麼一回事,平時我們不該對朋友有所期待,不然你生悶氣的時候會很多。平時沒有期待,你需要幫助時他們的慰問已顯得寶貴,更何況是送到家里來的快餐。

左眼越睜越開,像一個被調戲了的基敗一樣,想起朋友的關心,淫水頓時湧了出來。但我理智,沒把手指插進去。

10 thoughts on “淫水

  1. keat:什麼事都好,有期望就會有失望的可能。
    保哥:沒有,眼球還是我自己的啦!沒換過。
    corinne:謝謝。幸好妳昨天有笑到。
    alice:算好了,雖然俊俏的臉還沒恢復,但眼睛可以用了。
    isis:這樣做還不體面呀!不可下次我會這樣做。謝謝啦!我快好了。
    爽!佛也挖:要muscle就去健身喝protein吃20粒蛋,要雙眼皮就去做手術,反正人生原本就是死路一條,想要就去爭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