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le feuille

我們常通過物質世界的產品,來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內心世界的一些價值。

比如說,屋友會通過收集葡萄酒瓶,來提醒自己不只是一個相機銷售員,而是與一般相機銷售員(比如說他同事)不一樣的高級銷售員,一個懂得葡萄酒的相機銷售員。

今天在工作里受夠了俗氣的語言後,他回家看看佈滿灰塵的空酒瓶,先是感到悲傷,悲傷自己懷才不遇,悲傷沒人了解自己,但一下只他的心情就好了起來,因為他覺得自己是高級的,只是人家不知道罷了,但不要緊,他已獲得自我認同,不平衡的心理被俢正了。

又比如說,我會通過聽 Sonic Youth 的第12張專輯《A Thousand Leaves》來追求平靜。為何是《A Thousand Leaves》?我不知道,或許只是氣氛對了,這種氣氛是與我生活的現實氣氛完全相對的東西。如果生活中因想法不一樣而與人頂嘴鬧不歡時,我通常會聽 Marc Ribot¡Muy Divertido!(Very Entertaining!)

一個華裔美女如果喜歡聽 Pavement 的《Crooked Rain, Crooked Rain》而不聽周傑倫的《黑色幽默》的話,必能引起我的好奇和興趣。如果她愛死 Charles Mingus 的音樂,那屋友一定會跟我搶個你死我活,但我們協商的方式比民政黨的還簡單:受英文教育的就他上。

外表的美麗屬于物質世界,美女若會愛上 Pavement 或 Charles Mingus,她內心一定有什麼與她美麗的外表相對的情感。這就是吸引人的地方。

11 thoughts on “Mille feuille

  1. 能一邊聽著 Pavement 的音樂一邊在上妞,真爽!原來 Pavement 是屬于「Fxck Rock/ Orgasm Rock」的樂隊。如果邊聽「周街輪」的音樂上妞,肯定硬不起來!

  2. Roo:不能呀!Pavement不適合做愛時放。
    憤青:當然,這與自慰差不多,而且好在乾淨。
    爽!佛也挖:你比較高吸。Benson不是拿來抽的嗎?
    老妖:妳都結婚了。多拉A夢也不錯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