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豐酒會

每週五晚義豐的聚會越推越遲,從原本的10點延遲到11點半,有些人會在12點過後才來。我們結束的時間卻越來越早,從凌晨3點提早至2點半,甚至是2點,喝的酒也越來越少,相信老板也會察覺。

一群人的喝酒量足以顯示這群人當晚盡不盡興,酒越叫越少,代表大家都不願醉倒,不想去到盡。不想去到盡,豪邁感也少了。兄弟情之前絕對需要豪邁感,這樣才會有氣氛,以歡愉的心情迎接不需工作的週六到來。

阿里茨阿小姐加入時的確為酒會注入新能量。她雪白的皮膚和大腿多少有醒酒的功能,于是我們的酒就喝到比較多,在場的男人也爭著發言講笑話,以博取注目。

日子一久,雪白大腿不再有魅力,酒會的氣氛又下降。雖然酒會有新成員加入,但肉條畢竟不能帶來多大的正面影響。每週五,大家會是定時出席,偶爾有一些成員因一些小事就不出席,出席者中一定有2人睡倒,2人看電視,1人講冷笑話,1人陪笶。

或許大家都累了,長久的感情不都會變淡嗎?愛情如是,友情如是。也許我們也像一對夫妻一樣,需大吵一場來增進感情,或一拍而散。

平淡也許也是一種幸福,週五大家見個面,沒話題就默默地喝酒吧!畢竟炫麗的煙花都不會長久,我們需學會欣賞炭火的扎實。

愛情如是,友情如是。

6 thoughts on “義豐酒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