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澳門 2

在澳門的第二個晚上,依然是住同一家酒店。回到的時候已累不成形,天氣一樣冷,我冒著被人家說:“來了又不走走!的風險,留在房內。

不 pumping 也不自慰,一看到浴缸才想起忘了買玫瑰花瓣回來洒,于是我用我覺得正常的方式,花洒沖涼。

我通常過了凌晨兩點才會有睡意,但在澳門需早睡早起,以免錯過國際自助早餐。但所謂早睡也得等凌晨一點的到來。

躺在床上繼續閱讀《愛的歷史》。閱讀渉及想像和情感奔放,無意間我已把帶來的哀傷和故事里人物的情感重疊。

這是一個關于老人李奧‧葛斯基和女孩艾瑪‧辛格的故事,死人茲維.李特維的故事是橋樑。總之,這是關于愛情的故事,我正擁有適當情感閱讀這種故事。

讀完,還不能睡。無所事事,只好感嘆作家 Nicole Krauss 只有35歲,卻能寫出這樣的小說。終于明白為何友人要推薦。

“朱利安叔叔曾告訴我,雕塑家暨畫家賈克梅第(Alberto Giacometti)說,有時為了描繪一顆頭顱,你必須放棄整個軀體;為了一片樹葉,你必須枉顧整個風景。剛開始看來似乎自我設限,但過了一會之後,你會明瞭好好畫出某個景物的四分之一吋,比你假裝描繪整片天空,更能掌握住宇宙的某種感情。

我媽沒有選擇一片樹葉,或是一顆頭顱,而選了我爸;為了留住某種感情,她犧牲了整個世界。”

摘自《愛的歷史》,第49頁。

2 thoughts on “晚安,澳門 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