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夢

昨天傍晚6點多放工後,就用針刺破了臉上的大青春豆。

這青春豆在上兩週開始就慢慢成長,今天引起了最大的注意,同行一見就問什麼事?我的標準答案是工作忙睡不夠,但真正的答案是,世事無常,不需執著。

太大的青春豆像一顆顯注的痣,引起目光的痣,會讓人想去弄、嘲笑、割下來或甚至舔一舔的痣。最好的參考是第三集的Austin Powers 《Goldmember》這一幕,我最喜愛的其中一幕。

Austin Powers: “Mole. Bloody mole. We aren’t supposed to talk about the bloody mole, but there’s a bloody mole winking me in the face. I want to c-u-u-t it off, ch-o-o-p it off, and make guacamole.”

“我看到有兩個頭。”一名同事忍不住又看了那青春豆一次。

成功刺破其中一粒後我就上床睡覺,一直到半夜12點才自然醒來,原本想繼續睡,但剛做的夢不是什麼美夢。

夢中我去採訪一個節目,只有全國第一大報的水晶小姐和我去,其他報館都沒派人。下午兩點半了(晚報截稿時間),我盡然忘了寫這則新聞,但又沒在辦公室內…總之是沒半法寫這則新聞。快到3點了,然後是5點,然後是6點…我心想要怎麼辦呢?結果就致電水晶小姐,她說她寫短短罷了,兩句,于是我決定若上司問起,我就騙說我認為那則新聞不重要。

醒來後,因為覺得必需逃離夢中的情緒而起床。臉上的傷口在流著血水。

6 thoughts on “青春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