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則故事

30歲出頭,有點瘦的獵人是美日混血兒,美國人。他在去年就被派來檳城分公司工作,是高級行政人員,非常有錢。屋友說他好像是天才那樣的人,除了在工作上有一些重要發明之外,還彈得一手好爵士鋼琴,是檳城唯一一個屋友看得起的爵士鋼琴手。

之所以叫他獵人,是因為他很好色愛玩一夜情,可能是日本人血統那部份遺傳下來的。他剛到檳城時,只上外地來檳城的女旅客,香港妹居多。不久前他擴充範圍,開始嚐試土產。屋友說,那些女人都有一定的共同點:夜歸蒲精、性感穿著、口操英語、抽煙喝酒、豪放好fun。

獵人笑說,她們都很笨,但最近他的報應來了,其中一個纏住了他,想發展正當關係,想和他結婚。那晚他們蒲完夜店後已是凌晨5點,她要求去他的高級公寓,借廁所。獵人以為有得再上,但她只是要談心。

根本就是豪放女的敗類。但遇上美國籍、混種、多金、有才藝的才子,再豪、再放、再蒲精,也會想上岸。

他45歲左右,遇到他那天,多春滿座,我只好搭桌。他穿著整齊,偏好白色系,顯凸的臉頰上架著夸張大的墨鏡。這種人不是有潔癖,就是基佬。

他戴著墨鏡閱報,桌上的報紙被風吹跌,我們同時彎身去拾,他自己拾起後半聲多謝了沒有,也沒往我的方向看。

他點的面包來了,他看著那盤面包,把招待員阿寶叫來,要求一支叉。阿寶應聲後就去忙她自己的東西,最後忘了。他再看著那盤面包,看著那盤面包,看著那盤面包,看著那盤面包,看著那盤面包…決定用手不用叉了。

我吃飽後點了根煙,他看了過來。我看不到他的眼神,但看得到他沒有面包削的嘴角正不耐煩。他不耐煩地繼續看報紙。

我嘗試將煙吹去他的方向,但風扇就在他後方,致命的二手煙都被吹散了,可惜。

第二次看到他時,他已是一具死屍。我至今還很在意,他為何選擇用吸汽車廢氣的方式自殺。不衛生。

10 thoughts on “兩則故事

  1. 1)因为每个女人都想当浪子的最后一个女人。

    2)找一天我也带老豆去多春看看,因为我老豆说他年轻时喜欢打基佬。

  2. 小傻强:這種男人信主的,要下也要下西洋降頭。吸鸦片不會死人的。

    爽!佛也挖:你也要珍重呀!

    piew:你說得一點也沒錯。

    姦姐:妳也是?

    憤青:他有戴套的。

  3. 年,我不是,因为我的爱情还未被解冻。
    傻强,我老豆很高兴,也认同你对他的见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