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壓力也就這樣隨著大橋的姿態,……………

11月11日,星期四。
我在工作後到印籍朋友的家吃咖里飯,過後就在雨中駕車載著哈先生一家大小趕路回吉打。
到家後趁母親還來不及囉嗦前就不孝地與朋友出去,至到凌晨4點多才回家睡覺。
11月12日,星期五。
今天早上,也是和朋友外出。把朋友“肌肉澤”所托的東西送到他老家。到了傍晚我才幫母親修好了吸塵機,幫弟弟弄好了木吉他,為姐姐趕走了兩只小蜈蚣。
正當要回檳城時,突然下了一場很大的雨,大到在短時間內我家小院子也淹水了。剛駕車回來的弟弟說,路上什麼都看不到,最好先別開車。
我們擔心母親心愛的全自動洗衣機被水淹壞,便與弟弟叔叔三人合力把洗衣機抬起,用磚塊墊高它。
“全家人都在屋了里,誰也不能去那里。”
我站在大門口,看見“原來這次也有回來”的鄰居,我光著上身,用雨傘遮雨跑到他家談天,不一陣了,大雨又突然停了。
我知道,我終於被允許回檳城了。
這次,只有我一人上路,不知為什麼就是他媽的悲傷了起來,真的是不知是什麼原因。
一路上,我想拼命抽菸制止自己的眼淚,但又突然想起自己在現實中的種種承諾,算了吧!檳城大橋就在眼前,現實壓力也就這樣隨著大橋的姿態,打在我瘦弱的身上。

2 thoughts on “現實壓力也就這樣隨著大橋的姿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