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

也會有感到孤獨的時候,不是說相熟的朋友都沒空,只是自己並不想看到他們,這種朋友你一說什麼,即使再模糊,他們也會馬上知道你在說什麼。

有時我們就是需要那種聽了你模糊的話後,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的朋友。

約一年前,當我感到低落時,我就會到小販中心去,坐在朋友的曼煎糕檔前。顧客不斷,他手停不下來,我們隔著火爐談天,雨天時會覺得很暖。

工作壓力不會讓人感到孤獨,和女友吵架時也不會,有事忙時更不會。孤獨總是伴隨著一點無助和傷感,看似已接受了一個事實但心里依然有所牽掛。向朋友訴苦的階段已過去,這時你並不太願意談起,但還是想通過語言來治療自己。

于是你會說:“愛情這種東西真麻煩。”
“有時的確是這樣。”朋友低著頭回應,邊折起兩塊曼煎糕。

“你有沒有算過一天能賣多少塊曼煎糕?”
“沒有算,時間一到或面粉漿一完就收檔。”

這樣的對話來來回回,我坐到累了就離開。
“先走了。”
“喂!有沒有零錢換給我?”每次他都以這句話作為結束。

兩天前我因避雨,到他的檔前坐下。
“好久沒來了。”
“我拍拖了。”

他頭也沒抬,繼續煎糕,但我看到了他在微笑。

21 thoughts on “治療

  1. yes, i feel the same, very 王家卫, customers fast moving blurly around the 曼煎糕檔.
    Kinky puffing a cigaratte in clear image talking to 曼煎糕友 …“曼煎糕 ae expire boh ?”

    …Ask Tony Leoung for this scene better.

  2. 放california dreams 好像不这么对称。放花样年华的背景音乐比较适合。Quizas: In the mood for love。http://www.youtube.com/watch?v=2wQ4gJo0bII&feature=related

  3. 他披着黑色的连帽斗篷,白色的无带长靴。
    她全身是橙黄色的连衣长裤。
    对我来说,他们很登对,但是对别人来说,他们只是猫男女。
    他送她回家,无意间让我发现了,她羞涩地低着头,慢慢的从门缝走进去。
    他望了我一眼,眼神里恳切地需要我接纳他,我不语,但是嘴角却微微地向上翘了翘,形成了允许的弧形。

  4. 他頭也沒抬,繼續煎糕,但我看到了他在微笑。

    然后他对我说:ean tao, 我已经找到有人能给我换零钱了!
    然后又继续的煎他的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