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城旅遊

他和陳冠希一樣,第一次,就吃野味。

雖然她媽媽來自有食人族的國度,但她媽媽被一個相信有奇怪性癖好的白人娶回白人國,生下了她。于是,咖啡和牛奶在基因階段融合後,她擁有閃閃發亮的巧可力色肌膚。雖然如此,文明始終壓制不了她從母系那邊遺傳下來的狂野。

于是,男人一看到她,就想跟她做愛。

他是個幸運兒,因為被她選上。她缺乏的文明元素,他都有。他隨便說一句話,她也有所思考甚至驚訝,指那是一種智慧。他隨便拿起矮杯喝一口加冰威士忌,在她眼中也有型有款。

或許他同時也是不幸的,伴隨著狂野性愛而來的,或多或少都有狂野的暴力。他們常在喝醉後狂野打架,打架後再狂野造愛。

他31歲,正處于絕對孤獨的絕境、極度需要愛的絕境,和絕對需要破處的絕境。他非常了解這一點,但愛,不是越瘋狂、越不可理喻才叫人高潮嗎?

他把雪白的亞洲之鷹送入黑洞內探險,手電筒也不帶(至少也該穿上螢光安全套),冒著生命危險(製造出生命的危險)品嚐一次又一次的野味。

“妳覺得怎樣?” 他虛脫了,吃完野味後勉強擠出一口氣提問。
“我像遊了一趟檳城小販美食之旅。”

他考慮下次在陽具上涂上辣椒,讓這名旅人嚐嚐檳城第一的炒粿條。

5 thoughts on “檳城旅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