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

開工。

又一年。

回鄉過年4天,感到非現實。我毫無克制地拿出記憶中的影象來拼湊,回想一些人和事物。如果不是這樣,他們會怎樣?這些問題都不會有答案,因為我連他們現在怎樣了也不知道。

簡單來說,就是濫情

亞羅士打的天氣超熱,據新聞報導,這幾天的溫度創新高:36.6度。在這種天氣下,有兩種儀式絕對不可進行,(一)踼門娶新娘(二)舉殯抬棺木。

今年過年期間所見的朋友人數創新低。很多朋友都結了婚生了孩子,需兩家跑。辦聚會的,都是學弟學妹們,連他們都抱著孩子來出席了。

一想到要約朋友出來,總會想到他們或許會很忙,于是作罷。

太有空,約了從未見過面的yee piew

一些每年都會見面的朋友變成了空頭王,就是那種從大學出來以專業文憑工作數年後存了一筆錢,卻突然辭工想創業但又東試試西做做,想過手撈一筆,其他同學的生意有成就想投資的人。

聽說他們在一家趁新年開張想先撈一筆的夜店內,有場聚會。出席的有一些資深空頭王(一大學畢業後,或中五就入行)和剛加入空頭行列的朋友。他們互相吹捧,商量融資,在玻璃酒杯的碰撞聲中展望未來。當時的氣氛用四個字就可以準確形容:各懷鬼胎。

我當然沒受邀,是一名密探告訴我的。

沒被邀出席任何聚會的原因,或許是因為我厲害酸人。據知他們為我取了一個藝名:天下第一毒。

我的鄉愁總是在與父母道別時萌起,但每次想到應該要回家時總會懶惰。家鄉的天氣熱,父母又羅唆,這是現實,依依不舍像是用來點綴夜里南北大道的指定心情。

錯過的,總會要人一再回味,但讓你重得時,就不如所憧憬般。

這就是珍惜的由來。

9 thoughts on “過年

  1. 这一篇的酸中带着滥情。
    小弟我今年见朋友的次数也是创新低,而且也一样作罢一些打算要做的聚会。

  2. 新年对我来说,与平日没分别,我还是得上班,
    但是也有年度聚会,也见了不少就同学。
    今年没去家辉的家喝糖水,去了ah chin家吃肉干。
    家辉的孩子,为了海地灾民,不留余力。
    ah chin的孩子,活泼好动。
    以上

  3. 舊同學新年聚會,中學畢業后2年内,人數踴躍;畢業5年,部分大學畢業社會工作,參與人數減少;畢業8年后,大部分結婚生子,出席的小貓三幾只,現在,我已經沒有所謂的同學聚會,在家裏做廢材好過。

  4. 爽!佛也挖:老了或不受歡迎,就會這樣。
    男丁割耳:唉!大家都在等死。
    姦姐:妳還有紅包拿。
    ahfatt:謝謝。
    阿里:嘿嘿嘿…
    诗婷:我每天都真情流露。
    克司:大家都一樣。
    Liam:我今年玩扮文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