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

大法師乘郵輪抵達港口,信主的部長也需親自到場迎接交流。要世界和平,最需要的並非宗教,而是政治。

部長和法師的班底各列一排,法師不打算下船,他站在郵輪梯口等待。部長在兩行人間的紅地毯上邁步前進,媒體記者一早等候,拍下兩人握手的照片就可交差。

當兩人之間的距離只剩兩尺時,不知從那里飛來一隻蝴蝶,法師和部長伸出一半的手停頓在空中,兩人的眼神追蹤著蝴蝶,忘了握手。

突然,那隻蝴蝶停歇在法師臉上的那顆大痣上,就當部長快要忍不住大笑起來時,法師的嘴唇動了幾下,他跟蝴蝶說了一些話後,蝴蝶就飛走了。

“大師您剛才跟它說了什麼?”部長問。
“願世界和平。”法師眯起眼晴說,雙掌還合十。

傍晚的微風吹拂著法師的袈裟,金黃色的陽光打在海面,再反射到袈裟上的金線上,讓法師看來像被柔和的金光包圍著,周圍的信徒馬上下跪朝拜,人群中傳來老姨的聲音:“佛光!是佛光!”

法師還是眯著眼睛,雙掌依然合十,部長呆站在那邊,一臉疑惑。若以存在主義文藝青年的術語,當時的情況就叫定格。

“一隻蝴蝶又能做些什麼?”
“您沒讀過蝴蝶效應嗎?”法師反問後,還加了一句阿彌陀佛。

原著:極哥哥
編劇:k

3 thoughts on “世界和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