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故事4

她的房間在樓上,和姐姐共用。我跟著她踏上樓梯,心里雀悅,掛在客廳天花板中央的水晶吊燈垂下,折射出柔和的燈光……

好了,吊燈這一段也是胡扯的,我忘了有沒有水晶吊燈。老實說,我小時候也住過在有樓上的屋子,只是樓下不屬於我們家,而且是板屋,下面的一堆狗總是亂吠;她住的雙層樓,那里一樣?

跟在她后頭,踏在冰冷的大理石上,腳板有一種像被人搔癢的感覺。雖然有樓上的屋子總會讓我想到有鬼,但她的家就是不一樣。

好像走了很久才到達她的房間。兩張床分別靠在房間左右側的牆壁,她的床擺在進入房間方向的左側,牆上掛著幾幅她的畫作。其中一幅是湖水上的天鵝,平靜的湖水中有天鵝的倒影。據知繪畫技巧要達到一定水準,補習老師才會教你畫倒影。

“你的房間好美噢!” 女同學像山芭佬那樣叫喊,破壞了我從第一階梯階就開始的幻想。

當時在房間內還有其他三名同學,我們五人圍起坐下,開始玩獎罰游戲。其中的一輪中,我輸了,我希望處罰的方式由她決定,希望她會罰我朗誦本土詩人Usman Awang的詩。我會對她朗誦《Uda Dan Dara》。

“表演跆拳道!”那個山芭佬女同學又來破壞氣氛了。她也點頭贊成。

女人,難道就要男人耍威猛才高潮嗎?要表演什麼花招?他們在等著。我真的不想表演什麼跆拳道。他們在等著。表演跆拳道看來很愚蠢。她在等著。

于是我隨便擊出一掌,正準備解釋其實我也會如來神掌時,樓下傳來一陣老姨的叫聲。切蛋糕的時候到了。

她帶頭走出房間,我最后一個離開。我回頭望她的書桌,想給她留下生日快樂四個大字,再把當時我隨身帶的Wenger瑞士刀放在她桌上送給她。不過,最后我還是沒這樣做。

今天好像寫了太多。待續。

6 thoughts on “我有一個故事4

  1. Anonymous:全新全意地恭喜。
    Feeling:相撲才有撲。
    克司:讀者有意啊!
    強:和愛慕的對象被困時,可以表演macgyver,機智且浪漫地逃生。另,的確很像,幸好另一半不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