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故事5

還記得我送給她的那塊巧克力嗎?

我交給她時,故作神秘,告訴她這是會溶的東西,也是會碎的東西,需小心輕放,最好馬上放進冰箱內。不過,我卻在桌上看到了這塊東西。

她站在一張桌子前,桌上有一個大蛋糕,蛋糕被一堆禮物圍住,我送的巧克力就在當中。相比其他禮物,它小而不起眼,而且有點寒酸,就像被一堆BMW圍住的一輛BMX。

呵!即使再甜,又有誰會在意這顆五年級小男孩的心,在溶在碎?

他們擠上前,開始唱起生日歌。我終于接受自己並非獨特的那一個,其實從來都不曾是。我想穿上那件不存在的皮傑克,乘坐那輛不存在的哈雷揚長而去,遠離這個對我來說並不存在的快樂。不過,我需要等待存在的同學那存在的父親,駕存在的汽車來載我們離開。我需要等。

等。聽完多種語言的生日歌。等。我已不寄望她會親自送上蛋糕給我。等。勉強吃一塊不知誰送上的蛋糕。等。我不想再主動跟她說話。等。我累了。等。

我們是最后一群離開的客人,我直接走上車,沒有道別也不願再看她一眼。

那一晚,我體驗了一個五年級小男孩不該體驗的情感。那幼弱的理智無法調適那種心理波動,于是我的身體,把強忍了一夜的那滴溫熱的眼淚,流到枕頭上。

我在夢中做了一個決定。

待續。

17 thoughts on “我有一個故事5

  1. “我的身體,把強忍了一夜的那滴溫熱的眼淚,流到枕頭上。”
    前面四个字,用得特好。

  2. Wahai sdr Yeoh, saya rasa kalau betul betul hendak tahu apa yang dikatakan ‘ombak tinggi’ yang anda ingin ceritakan itu, entah semua olang yang baca blog you ini kena ditipu berapa episod lagi….. kah kah kah….
    bagus, bagus…………

  3. 好像很可怜酱的~~
    我小时候也因为肥头肥脑,所以常觉得自己会在自己所暗恋的人眼里,是一块肥猪肉。。。。。唉!
    我们的悲伤来自我们自卑~

  4. 克司:恭喜恭喜。
    建傑:哇!存在主義!厲害厲害!
    憤青:共鳴共鳴。
    Feeling:本故事純屬濫情,沒有情色。
    kief:每個人都有濫情的過去。
    強:當時還沒長。
    ahfat:過獎過獎。
    mahathir:wahai saudara kuda,hampir the end liau.
    piew:不否認。
    姦姐:我覺得自己是一塊排骨。

  5. 梦中也能做决定?会让你第二天早上湿了枕头的?

    本人虽然不是simi才女,但是hamsap的个性其实也是很含蓄的隐藏起来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