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故事6

我那晚的確在夢中做了一個決定,隔天早上醒起來還記得,但刷牙后就忘了。多年來,我有空時就回想,但怎樣也想不起那是一個怎樣的決定。

不過,從那一天開始,我不再畫畫,交功課除外,反而沈迷于科學。我認為那一晚我沈睡時,潛意識啟動了機關,心理自我調整以保護那還沒生毛的自我。

我和她的距離漸遠,升上小六后沒再坐在一起。我們一起直升中一,同校但不同班,朋友繼續揶揄,反而讓我心中的愛苗再次燃起。這一次,它伴隨著遲來的青春和衝動。要命。

想來那個夢中的決定,並不是什麼堅決的決定,我又再開始渴望她的注目。我們在中四中五又同班,這兩年的煎熬最激烈。

男人們的自尊在那兩年間漸壯大,男同學之間像雄海獅般競爭。一些有遠見的男同學在中三時就開始健身,中五時就略有所成,另一些就在各種學會組織中爭取上位,通過銜頭和制服來展現雄性賀爾蒙。

她的成績走下坡,自我保護意識也變得較強了。她渴望獨立自主,不讓自己崇拜任何人,也不想依賴任何人。我因此非常擔心,不放過任何與她相處的機會,即使是扮丑角當雜工,我都默默守候著她。

有一天下課時,班上只剩下我們兩人……

不!今天不想再騙你們了!那幾年,我們從來都沒有單獨相處過,她總是把我擱置在外,好像擔心我看清什麼。

我沒有機會告訴她那10年來的故事,直到中五畢業時,她要做一本紀念冊,我向她要求了10張紙,寫了20面的內容。畢業后她去外坡學院升學,我留下唸中六。期間發生了一些與她有關的事,淡如水的就有我們的書信來往;較戲劇性的就有:

一名中三就開始健身的肥仔與她同學院,被她拒愛7次后有天醉酒出席一個中秋節派對(她沒出席),他當眾表演水溝大吐后躺在水溝旁,用手機打電話給她,應該是她不接,半肌肉半肥油的肥仔就對著滿月高喊她的名字,喊了一輪后再打電話,她又不接,他就再喊她的名字,重複多次,最后變成邊哭邊喊。他的一些同伴吃了幾枝燒雞翅后,就上前給他一些男人的豪氣安慰。那一晚的中秋,充滿男子氣概,去外坡讀學院的男人就是不一樣。

過后,我和她的距離再次漸遠,期間聽到肥仔與她拍拖了,較后又聽到他們分手了。然后,什麼都沒聽到了。

明天就是最后一篇。好累,但我會好好做個了結。

10 thoughts on “我有一個故事6

  1. 『我那晚的確在夢中做了一個決定,隔天早上醒起來還記得,但刷牙后就忘了。多年來,我有空時就回想,但怎樣也想不起那是一個怎樣的決定。』

    这一段太村上春树了, i like i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