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源盛6

看了反蕭源盛造假學歷經歷粉絲團幾天,覺得版主好幸(辛)苦,需一直把留言者的思維拉到理性這一邊。

這個頁面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提出證明蕭源盛造假學歷和經歷的證據。

其實看的人,應該只有兩種反應(一)相信這個證據(二)質疑這個證據。如果質疑者願意親自向各相關單位求證,最難得,但我相信不會有人這麼做。

只不過,在該頁面留言欄中,出現了很多種反應,這些反應都是非理性、情緒性的。揭發派和這些人的留言一來一往之間,就會失焦。

我讀了一些人的留言,差點也忍不住要留言。我認為留言是不必要的,除了是提供相關的資訊。個人看法、個人感受、道德上的討論等等,都需被刪除。留言者有情緒要發泄(支持或反對),可以帶回到自己的平台上發泄。

其實你們有沒有想過,為何揭發派要冒著被起訴毀謗的風險,在面子書上揭發蕭源盛?

有一則2012年7月25日的新聞,報導蕭源盛父親的談話:

2011年,茱莉“愛的分享”運動贊助《從終點出發》一書,講述蕭源盛身為前線戰地醫生的經驗。售賣該書得到的錢,皆充作慈善用途。蕭爸爸說,最近家人發現北馬某團體盜用源盛名義募款,幸好及時被家人發現。“我們告訴對方,源盛並沒有成立基金,也沒四處對外籌款,希望停止利用蕭源盛名字籌款。沒想到,不久后,就傳出源盛遭人在網上傳假醫生事件。”

我看到這則新聞時,覺得這可能會是事件發展的其中一個方向,不過現在認為這一條線不可能會有任何發展了。

我能告訴你的是,揭發派和這個“北馬某團體”無關。不過,最先收到投訴指蕭源盛造假學歷套經歷的,的確是北馬的記者。

另一則新聞是2012年7月27日的新聞,報導《從終點出發》作者馮久玲的談話,我摘下幾個重點,要你們留意。

她說,至今為止,除了媒體質疑蕭源盛的背景,沒有其他人提出疑問。
(其實是反蕭源盛造假學歷經歷粉絲團頁面架起後,才有媒體敢報導。)

她說,更何況,當時是媒體把蕭源盛吹捧上天,現在又大勢報導質疑,倘若蕭源盛確實是名醫生,那麼媒體該如何收拾這個局面?
(其實沒有什麼局面好收拾,就據實報導,寫蕭源盛拿出證據證明自己是醫生。媒體之前把他吹捧上上天,未必就代表現在不應該寫質疑他學歷的新聞。)

她反問記者,到底只是媒體做出質疑,還是有任何捐款人上門投訴,指責蕭源盛騙錢?
(現在的重點在於萧源盛的學歷,而且是反蕭源盛造假學歷經歷粉絲團質疑。學歷經歷被質疑,捐款事項當然也需要有一個交待。)

她多次強調,在這起事件當中,媒體應該有責任向對方了解,讓對方做出回應,而並非連日大事報導。蕭源盛已經在面子書上說明,會在8月杪返馬並作出交待。
(其實就是因為有記者聯絡上他們,揭發派在蕭源盛的面子書上提出質疑後,蕭源盛的面子書上才會有那個說明(回應)。媒體對自己的報導有信心,不怕被起訴,要刊登這新聞有何不可?)

她說,大家應該看清楚一點,蕭源盛確實是名到戰地的自願者,甚至在沒有錢的情況之下也去,而且也提供照片,難道會是假的嗎?
(她已承認在寫書時沒確查萧源盛的學歷,我認為現在最好是先確查蕭源盛去的到底是戰地,或災區。那些照片,可以是災區。)

“大家應該看清楚一點,看看這孩子到底錯在哪里,但是前提是應該等對方回來做出交待,而且媒體也可以聯絡蕭源盛確認啊!”
(這孩子錯在謊報學歷。有記者已聯絡蕭源盛了,但他說8月才回來交待。前提不在等不等對方回來交待,而是記者或揭發者手上的證據有多可靠。)

馮久玲說,可能蕭源盛並非根據“傳統路線”來完成學業,但是這無法否定他到戰地去工作的努力。
(反蕭源盛造假學歷經歷粉絲團頁面已有證據,若不信,應該自己去向各單位確查,而不是靠“可能”。)

對了,“無法否定蕭源盛到戰地去工作的努力”會是接下來的發展。蕭源盛到底有沒有去過戰地?或他去的其實是災區、難民營?這有需馬上確查。

13 thoughts on “蕭源盛6

  1. 認同這點。(這孩子錯在謊報學歷。有記者已聯絡蕭源盛了,但他說8月才回來交待。前提不在等不等對方回來交待,而是記者或揭發者手上的證據有多可靠。)

    有錯別字:辛苦,不是幸苦。

  2. J,的确文凭在职场上让人可恨的,还是多数雇主看中的标准。但出书鼓励年轻人行善什么的,个人品德也可以做招徕,所以不必列出各种文凭唬人。
    一旦列出,被发现作假,那正正就是个人品德修养这块成了当事人的致命伤。当然,作假文凭,未必代表行骗,也不可以抹杀曾行的善。只是文凭真假这问题,当事人还是需答的。而因为文凭作假引至群众质疑行善的真伪,也变成了无可避免的事了。
    事情发展下去,应该就会像瘦子说的往滥情方向走。
    唉,荒谬了,可惜了。

  3. 关键问题或许在,如果他不是伪造医生的身份,亲临战地的触目惊心,那么整个社会对他的关注程度会不会还是那么高?
    一个假设;仅是一个假设:萧爸爸所说的捷径是继续参与该救援会的体验活动,而参加活动需要”捐献“和资金,所以捐款依旧是用在了救援上,但是却变成了个人的捐献,以达到捷径的需求……
    倘若这真是捷径,而现实中,有不少人也是缺了这份资金让自己能到前线参与活动,那么大家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他人做嫁衣,这样做对吗?
    当然上述只是一个假设,因为我想不到一个真正有爱心和能力的人为什么还需要用谎言去美化自己……

  4. 風杏子: 因為社會地位的提升,俗話說“出名了,紅了”,這種社會地位的提升是會讓人上癮的,只會更大可能一個謊圓一個謊說下去

  5. Kief:那是我最不愿意去思考的方向,理由很简单,我还是希望相信他只是一时的迷失,回来后好好的给大家一个交代……不可否认,这样的交代需要勇气和真心!

    我的疑问很多,然而这些疑问,有的我已经有了答案,有的我并不想知道答案。就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已经是专科医生的医生还要去攻读心脏专科,并且心脏专科是在战地里几乎是没有用武之地的一门科系……

  6. 其实,我更认为,如果事实证明了造假,那么所发行的自传应该全数收回,愿意的话改版为war zone volunteer和修正内容后再出版……理性的角度上,不能纵容通过这种方式继续放任一件有误导成分的事情,我们的社会对类似战地灾区的事情了解还浅,更因为如此,不该误导,应该用正确的角度去让大家知道那第三世界……并且让所有人知道,不仅仅是真正的医生才能去那些地方,只要有一颗愿意帮助别人的心,也能通过志愿者的方式去救援。当然不能爱心泛滥,把体验当做真正的服务,因为那样蔑视了很多真真在线上努力的可爱的人!

  7. 風杏子:無論是War Zone Volunteer還是Refugee Camp Volunteer,蕭源盛確實去親身體驗,也肯定有幫助了一些人。當初,他的自傳是這樣寫,不是以各種專業醫學資格的名堂來分享,今天就不會在社會引起這麼大的震撼了。

  8. tongkai:从没否定他支援过远方;所以建议修订后再出版……现有的版本确实存在着误导成分,这是理智上不能纵容的事情;不能说着说着就让一些虚无变成事实;但是也不能说着说着就让一个人确实有过的曾经消失不见……即便如此,错了就是错了,对了就是对了,现在其实等待的是他的态度……既然可以坦荡荡的分享那些经历享受那些荣誉,那么就应该更坦荡荡的接受质疑面对错误!

  9. tongkai:诚如你所说的,也是现在争议最核心的问题;如果当初不是以专业资格和头衔去分享,那么就不会享受那么高的光环接受那么崇高的称誉,现在就不会有那么大的社会反响……无论如何,这个错误是不是应该纠正呢?
    我不想批判任何一个人,我只觉得,纵容这样的事情不是件好事。初衷是好的,不代表能够用错误的手段去诠释。
    不是真正的医生何来放弃光明的前程、丰厚的工资;不是真正的医生何来战地医生的称号;不是医生何来带领医疗团队走进前线;不是医生,那么很多的一切就不一定是书中描述的那样……我觉得志愿者同样伟大,身份不同角色不同角度不同!萧先生最重要的问题是冒用的了身份享受了无比的荣誉却伤害了真正在线上工作的战地医生并且让社会误解了没有到战地工作的医生!那种心情你能理解吗?

  10. 風杏子:我當然理解從醫者在這次事件中受傷害的心情,所以,我個人認為更應該揭發,讓其他有意欺瞞或意圖仿傚的人有所警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