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工作(7)

一直以來,傳統媒體公司讓讀者以報紙成本的半價購買報紙,累積報份後從廣告商那邊獲利;網站版主則免費讓讀者獲取資訊,累積點擊率後從廣告商那邊牟利。本質上一樣,但報館的成本高得多。

谷歌讓所有人免費使用各種軟件,提供的是平台,資訊則由使用者提供。谷歌從中掌握每個使用者的身份、位置、行動、偏好、需求,有效地把商家的廣告送到焦點市場。

人獲取文字資訊的平台已從報紙轉換到網站,從網站再轉換到各類社交軟件;人的消費習慣從雜貨店換到百貨公司,再換到霸級市場,如今是送到家里的網購時代。

在虛擬世界中可免費獲取資訊,要花錢消費也非常方便, 這讓紙媒流失報份,流失廣告,成本負擔又緊緊追上,失措的報館只好順潮流跟趨勢,雖然不能賺錢,但仍投入更多成本製造多媒體內容,更快將資訊上載到虛擬世界,歡迎網讀取轉發,從點擊率數字上獲得一些慰藉。

傳統媒體肯定不能在網上賺錢?這又不一定。

2006年,《紐約時報》免費網絡版的讀者每個月達4000萬人,網絡版的《紐約時報》一年可獲得2億美元的收入。

相比之下,印刷版的《紐約時報》只有270萬訂閱者,110萬人訂閱日報,170萬人訂閱周報,但印刷版每年獲得15至17億美元的收入。

如果網絡版的讀者越來越多,印刷版的讀者越來越少,縮版減人是免不了的措施,降低品質迎合市場恐怕是唯一出路。

紙媒公司的問題是,即使在網上賺錢,也負擔不了出版報紙的成本(本來就依賴廣告生存) ,即使完全不出版報紙專攻網媒,也負擔不了現有的龐大人力成本。

全面下網或許是紙媒延長壽命的方式。壯士斷臂,但斷的是伸到虛擬世界那一隻。

關於工作(6)

2 thoughts on “關於工作(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