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文章可不用讀

在“全國第二”工作滿一週,今天是第一個單週假。

朋友們見到我都問:“怎樣?”,我每次都答:“一樣。” 其實當個意外新聞記者和普通新聞記者是完全不一樣的。

這個星期我很累,可能身心還未能適應,累到沒興趣告訴你們到底有什麼不一樣了。

雖說明天是週假,但要做的東西已排得滿滿的,想到都先累了。在這種想喝酒但又沒錢的晚上,我思索著自己的生活,根本就可以用一個字說完:欠。

欠錢欠稿欠人情欠…..最慘的是欠錢,真叫人擔憂。

6 thoughts on “這文章可不用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