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很不滿!吹咩咩!

現在2點凌晨,等下一早7點就要醒來,9點有個節目要採訪,是世界衛生日。

老實說,因為那是工作需求,不然我才不會鳥它媽的世界衛不衛生。爬到床上睡覺?不舍得,因為在今天我尚覺得自己活得沒有意義。

女友在她的部落格發表了一些見解,對於多數人來說,那可說是:一點都沒錯,活在現實的我其實也不得不贊成,但內心就是爽不過來。

我清楚地知道,因為我生活在這種社會,因為我選擇了要一些東西,因為我開始在意起別人的目光,因為…… 我就得接受這一切其實我不太願接受的事。

內心反抗是必然的,只是看以什麼形式罷了。

今晚我鬧了情緒,與面對同樣的所謂的“事實”的屋友,不理明天他媽的要早醒,兩人喝到有酒意後再回家,但還不夠爽。

最後播了Stan Gets和Charlie Byrd的Jazz Samba來淨化我們那有如小男童(小男人?)般的靈魂。

第一首是Desafinado。我們帶著酒意談起了很多關於巴西女人屁股的事,暫時忘了各自的工作,女友,還是供車的事。

當然,也希望忘掉它媽的世界衛生日。

One thought on “我現在很不滿!吹咩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