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腦死了。最近好像沒什麼有趣的東西可寫。

今天約了兩個很久都沒見的朋友喝酒,所謂的men’s talk就只不過如此,疼愛女友的我們,豈會忍心說她們的壞話?即使有時男人在酒後會覺得女人很王八。

洪姓記者過後致電來“搔擾”,我草草收場就轉回載了屋友前去會面。屋友喝酒,兩瓶啤酒。

他警告說不可寫在這里,因為他的女友其實會看中文的,而且也會上來這里。我偏要寫,就讓他們因為兩瓶啤酒吵架分手好了。

如果真的可以的話。

我一直覺得兩人之間的感情是不那麼容易被破壞的,屋友立志改過自新,把過往放肆的生活態度收起,為的是女友,除了偉大之外,也可說成 “為 “基” 亡國”。

但他偶爾也會發發瘋,上一句說要減肥,語氣中帶點埋怨,下一句就說不管那麼多了,轉眼就見他手里已握著cornetto雪糕。

他現在躺在我身邊,是沙發上,不是床,酒後睡著。我決定打完這行後,給他一把掌,反正生活苦悶。

6 thoughts on “雜記

  1. 我看到了这篇文章.

    男人果然不能相信.

    你竟然瞒着我喝酒,你当初的诺言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