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我不能做我不關心的工作,我是說工作內容。當然,工作性質也很重要,重複性很重的就不行。

對我來說,在工廠工作是致命的,除了做CEO或R&D例外,但我沒這個料。

以前假期曾在超圾市場工作,超痛苦。畢業後也曾在工廠工作,不是CEO或R&D,所以只能參與整個拼圖的一小部份。我重複著以前那種痛苦,且更深切。

報到,打卡,工作,吃飯,繼續工作,下午茶,又繼續工作,等待放工,等拿薪水。全程重複,全程不覺關心,全程覺得無比要睡覺(拿薪水除外)。

所以才會找機會偷懶,這樣就是虛渡光陰。有錢,但虛渡光陰=致命。

當然,我可以設個目標給自己,期待某種成就感。比如,自我挑戰,今天生產1萬粒LED。

但無論多少粒LED都好,都不可能是我的目標,那只是人家給我的目標。

小時候有考試制度=多多A,大了有買屋結婚生孩子=多多錢,這可說是生活壓力,也可說成生活目標,但那也是人家給的。

現在東寫西寫的,錢不夠多,也忙碌不夠睡,但至少可掌握生活的節奏。

也許生活就像爵士樂,掌握節奏、improvise、call and response。

交響樂不是我要的生活,我不想成為與大家一起看著別人寫下樂譜,完美地演奏那樂章的樂手。

8 thoughts on “選擇

  1. 寫得好,就算是做妓院,也要CEO、鳩母、妓女、嫖客等合成一個拼圖。還要有一個R&D,研究看看如何不讓妓女和嫖客中愛滋病。

  2. 你就开一间爵士餐厅,有地下室提供叫妓与赌博。
    当然风水要摆对,就像 Uncle Lim。
    这样你第二年就可登上国际杂志的封面人物(通缉犯)

  3. 如果你的工作是一名男妓, 你也可以设下目标一晚要接多少客, 或又是把服务的时间”加长”,这就有关你的持久力了. 又或是在招术方面下工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