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干回島

前幾天跑去浮羅交怡採訪首相和新加坡總理,當然不是專訪,但人家聽到你採訪大人物,就認為很難得了。

其實採訪誰都一樣。我承認自己想去,但純屬為了經驗,並不為膚淺的優越感。可能我寫意外新聞出生,看死人多過活人,所以看到兩國最高領袖時,我有點高興,畢竟他們是國家內地位最高的活人。

忙了三天二夜後玩了一天,但並不覺有什麼特別好玩,有點想家倒是真的。昨天早上睡醒在浮羅交怡島上大便兩次後就乘船回來了。

我並沒像人家猜測般狂買免稅香煙,但最大的收獲是用36元買到了Justerini & Brooks的威斯忌,現在與屋友邊聽Eric Dolphy邊喝。屋友說Eric Dolphy比John Coltrane還棒。

我用樂評人的語氣說:“Eric Dolphy較melodic。”我們大談一番,自以為很有型。

明早工作。我回來了,多春茶座

4 thoughts on “公干回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