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世又邪惡的人

我是個憤世又邪惡的人。當然,你們不可能從我外表看到我100%的憤世和邪惡,因為我為了生活而將它隱藏了起來。

主任是個很有愛心的人,她有時會安排我去採訪一些節目,嘗試凈化我邪惡的心。

比如今早,我就被安排去採訪小學畢業典禮。

全體肅立唱國歌,我後面的小同學們都大大聲唱了起來,聲音很單純,我有點感動。但十秒之內,我就把他們的單純想成了愚蠢。

我曾經也是個有愛心的人,但我小學周會時不曾開口唱過國歌,可能才會導致今日的五音不全。

過後,一大堆人致一大堆我不會寫的詞(我當然有一大堆批評),我悶了起來就看看小學老師們。憤世和邪惡立即衝腦:有誰會喜歡思想行為封閉的小學老師?我很想念我的前女友。

“你會喜歡小學老師嗎?”我問同行。
“會呀!最重要美!”他說。

我對他的評價馬上下跌,跌到十八層地獄。

下午喝茶時此祥非彼祥看報紙後說:“那些匪徒敢跟警察死過,拼命救同黨,因為他們有義氣!”

“因為里面那個最可能成為25仔。他們不救他,他被警察抓了大家就一樣得死。”我破壞了此祥非彼祥回憶昔日的江湖義氣夢,他有點不悅。

如果你說uncle lim的精神永在,我就偏偏愛說成陰魂不散。怎樣?抵死嗎?

3 thoughts on “憤世又邪惡的人

  1. 你的主任很有愛心之外,有時也很邪惡。她的部落有篇影評,就是借文章告訴部落友,她也有邪惡的一面。我也有邪惡的一面。我也有善良的一面。

  2. 我的“情归菩提树下”中的菩提树离开那间小学仅一百公尺之遥;你没去看看将会遗憾终生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