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耳洞

跑去打了個耳洞,左耳。很多朋友見了就說一定是情傷所致,我只笑說非也非也。

若真的是情傷,還打什麼耳洞?我想我會考慮去紋身,就像屋友一樣。屋友半年前就被小女友拋棄,不知你們還記不記得這件事?

他最近觸景傷情,比我傷心百倍,我告訴他我要打耳洞,他就說:“半年前我已想過要紋身。”

“有種陶製杯,人家喝咖啡用的,像多春在用著的。我要紋杯上的那些花紋。”他說。結果他因選花紋就選了很久,至今已半年,相信還要考慮紋那里,接著還要想給誰紋,再接著也許會想想紋身的意義,再再接著可能會回頭想想應不應該紋…

總之,他可能這一生人都不會紋身。

說回我的耳洞。

28歲才打耳洞,而且我的樣貌天生就不潮。以前大一時就想打,但知道父母一定會大跳。昨天突然想打,就跑去打了,就像中六時突然想抽煙的情況一樣。

心里所祈求的,也許是一種自身的小改變。

友人獲知,放狠話說若屋友真的去紋身,他馬上去入珠。

如果以弱至強順序排列,當然是:打耳洞 ─ 紋身 ─ 入珠。入珠最激!

12 thoughts on “打耳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