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ful tonight

Eric Clapton 寫了“wonderful tonight”,收錄在他1977年推出的《Slowhand》大碟,因大熱而在隔 年推出單碟。這首歌在90年代很紅,可說是21世紀前最浪漫的濫情曲。雖然現在還有人在唱在聽在感嘆,但都是老餅在濫情,我發現它已不符合21世紀的價值觀。

先細讀歌詞一遍。

It’s late in the evening; she’s wondering what clothes to wear.
She puts on her make-up and brushes her long blonde hair.
And then she asks me, “Do I look all right?”
And I say, “Yes, you look wonderful tonight.”

We go to a party and everyone turns to see
This beautiful lady that’s walking around with me.
And then she asks me, “Do you feel all right?”
And I say, “Yes, I feel wonderful tonight.”

I feel wonderful because I see
The love light in your eyes.
And the wonder of it all
Is that you just don’t realize how much I love you.

It’s time to go home now and I’ve got an aching head,
So I give her the car keys and she helps me to bed.
And then I tell her, as I turn out the light,
I say, “My darling, you were wonderful tonight.
Oh my darling, you were wonderful tonight.”

最嚴重的問題出現在第一段和第二段的回答題中。
如果21世紀少女問你 “Do I look all right?”
你依然可以回答 “Yes, you look wonderful tonight.”

但若去到party了,她又問你 “Do you feel all right?”
你不可再用同樣的形容詞了,不讓會被嫌沒新意,再加上party中的新意男非常多,小心女友被搶走!

如果你是以網絡科技為業的話,最少也要回答 “Yes, I feel wonderful 2.0 tonight.”
當然,如果是我的話,我多數會用 “Yes, I feel happening tonight.”

夢見白色聖誕節

去年已講過,但今年想多講一次,聖誕節不管我的事,但我還是再貼上一首聖誕歌應節,因為我的人很隨和的。

我沒夢見白色聖誕節,這是前女友被聖誕節氣氛熏到時,愛哼的一首聖誕歌。當然,別傻了,我不是憑歌寄情,只是聽多了就彈這首好了。

窗外傳來路邊歌台歌女的歌聲,媽的!她在唱聖誕歌,歌聲過度 lemak,非常恐怖。突然刮風下雨,不知和她的歌聲有沒關係?

工廠鬧要關、薪水恐被斬,不知工程師們還有沒有心情去倒數?倒數完聖誕節,再倒數2009年後,嫌不夠 happening 的話,就去倒數自己被炒魷魚吧!

當然,我也希望工程師們安然,車大炮的繼續車大炮,偷看 Youtube 的繼續偷看 Youtube,TGI Friday 的繼續 TGI Friday,QE II 的繼續 QE II,happening 繼續 happening。

就是因為他媽的有那些愛倒數的傢伙,所以我在24日半夜需工作。去年的聖誕前夕有很多人發瘋,警察捉了15人。這15人應該己被放了出來,不知悔改了沒?(錯了錯了,捉15人的是元肖)

希望今晚檳島內沒有一個人倒數,要倒數的人全在家看著鬧鐘或壁鐘或手錶或手機倒數好了。聖經並沒有叫你倒數,不如不用倒數了,早點睡比較健康。

豬事八卦

賤哥提議我 put a melody to babe,當時被他感染,父愛大發,就失口答應了。真後悔。

你叫阿 chin 為賤哥該沒什麼人會指責你。雖然他自己寫詩稱兒子為豬,但那是他看到兒子越吃越大,太胖太可愛後,父愛滿溢的一種表現。詩歌里,豬代表可愛,不是笨或好吃懶做,或 tidak halal,相信大家都很容易認同。

總之,你可以叫阿 chin 賤哥,但千萬不能叫他的孩子賤豬。箭豬就應該還可以,在父愛洋溢的情況下,不要說箭豬,野豬也可以變得非常可愛。

好了。put a melody to babe。

豬寶寶,你就乖乖睡個覺吧,長大後千萬別找我報仇。

另外一個關于豬的事。

朋友燒豬在每年慶中元佳節時,都會推出主題燒豬,剛過的主題是《豬仔很忙》。他為了明年的主題絞盡腦汁,最後決定跟上有機風潮,將推出《有雞燒豬》。

就是里面藏有一只燒雞的燒豬。屆時歡迎大家支持。

那年那人那事

卡啡寫了那年那人那事123,那是把記憶浪漫化的典範。少不了發黃的照片,還有看來非凡老土的人物,但相信現在個個都已變身 happening 了。可喜可賀。

這種回憶之所以浪漫,是因為無法重來。草地的青澀味、看到暗戀對像時觸電的感覺、自以為是的夢想、再見理想,一起高呼 Rock N Roll(相信屎屎妖最有共鳴)…現在翻翻舊照時,想起曾有過的開心和不開心,歲月、成長(濫情的keywords)都會不禁微笑。

“你笑什麼?”老婆懷疑你在想情婦的底褲。
“沒什麼,只是在想以前的一些事。”

你遙望窗外,雖然看到的也是另一橦亂七八糟的公寓,但凝視點卻落在從前,時光倒流總是美麗的。逝去的青春,單是字面上,就可讓你感慨一個下午,再貼上一些舊照,或是輕輕彈奏一首歌。

理大游子吟 完

為什麼會這樣長氣去寫理大游子吟?因為看了這一屆的演繹會《Q度》的關系。原本要大事批評一番,後來認為有必要先寫寫背景,豈知越寫越離題。

現在已不想去批評《Q度》了,或許只能用一句話來總結:我看過最濫的一場。當然,新生代可以不贊成我的看法,但我還是堅持:我看過最濫的一場。

所以,爭論已沒有用,我當然明白這是 my way 的時代,真擔心新生代吉他手跳出來挑戰我比賽彈 tiau tiau tiau tiau tiau tiau tiau tiau(sweet child o’ mine)。

我一直跟人家說我是個反組織份子,若要參與組織,就需是話事的那個。其實我也不是那麼霸權獨裁的,只要給個 producer 我做,讓我 du 人就可以了。

所以,為了測試自己 du 人的能耐,我已向游子吟的恩公貓王申請,當游子吟下屆演繹會的 producer,他當然高興地不停點頭。不過,我還是得開個 ceramah,說服新生代接受我。

游子吟,我又來了。

理大游子吟 9

《零度免疫 ─ 音樂感菌》過後的演繹會,就走向了流行,算是游子吟史上的另個里程碑。2001年,在游子吟內盛行的曲風是周傑倫的 R&B,當然其他的曲風也生存了下來,畢竟不是每個喜歡周傑倫的游子都能寫出那種R&B。

從某個角度看,流行當然好。流行代表聽眾更易接受,流行代表游子的歌賣得出,把歌賣出的游子就變成了英雄才女好榜樣。

在司儀方面,講稿的內容越來越低級,漸漸演變成一種戲劇表演。如果近年你有去看游子吟演繹會,你就會發現那是唱歌和做戲在交替。

應該叫“游子吟創作歌曲戲劇演繹會”才對。

其實扮鬼扮馬扮巫婆做戲也沒什麼不對,但整體上卻流露出了濃濃的低級,我不認為那該是大學生應有的水準、品味和思維。

都是社會的錯。近年來講究的是速度,強調視覺效果,奉行my way精神,上台最重要要high!和我看過的《螞蟻豆芽夢》相比,近年的幾場真是反映出了PSP、Mamak檔、Mac-D、Youtube、超級星光大道…惡的一面。

《螞蟻豆芽夢》雖然老爺,但不低級幼稚。

星洲日報的一則報導,游子吟“堅持與商業歌曲背馳19年”,但內容卻提及游子吟賣歌的威水史。

《堅持與商業歌曲背馳19年‧理大遊子赤心創作音樂》這個標題標得不對,應該是《堅持與商業歌曲背馳19年‧理大遊子熱心售賣音樂》才對。夠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