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工作(3)

在突發事件中,日報不可能是《隨時都報》的對手。現在到處都有《隨時都報》的記者,隨時拍下事故,簡單交待時間地點,猜測發生什麼事,即可上傳分享,然後繼續與女友吃晚餐。

他在拍完桌上的意大利面,上傳著簡短惡毒的食評时,日報記者才剛趕到現場。日報記者承受錯過高潮戲又餓肚子的雙重打擊,還要耐心等待苦苦哀求,只為了取得受害者的名字、肖像和翔實的事發經過。當然,錯過的那場戲,就上網搜尋取用。

那時候《隨時都報》記者的帖已獲1000個點擊,500個轉發,網民已在留言欄中惡言相向,離題辯論國家外勞政策,累積了300條訊息,而且這些數目還在持續增加中。這還沒計算各類通訊群組內的病毒式轉發。

日報記者的大作,需等到隔天才能問世。

在官方新聞上,日報也不見占上風。政治人物的新聞發佈會也通過社交媒體做現場直播,分給記者的新聞稿也在新聞發佈會結束後上載公告天下,他們自己就是《隨時都報》的記者,有自己的傳播平台。

日報記者還在現場採訪時,網民已在觀看直播,甚至已在虛擬世界中進行再創作了,諷刺政治人物的笑料像老人失禁的尿,無法喊停,轉發再轉發。虛擬世界中各處的留言欄快速累積訊息,形成數部新作品,旁讀他人的留言極為有趣,在一場文字混戰中勇敢留言或許還會成為當天英雄。

虛擬世界的時間感是快速的,發生了很多事後,網民甚至已忘了政治人物的最初宣佈,但現實世界中的新聞發佈會現場,才過了半小時。新聞發佈會終於結束,日報記者還在消化著採訪內容,還是一樣,日報記者的大作,需等到隔天才能問世。

紙媒上的資訊隔天才能傳達,還需要收費塊半錢;網媒上的資訊時刻在更新,而且免費隨手可得。那日報紙媒還剩下什麼?剩下公信力。這是日報紙媒最大的賣點,但再賣力促銷也不見堵得住報份的流失。

當資訊只被用來當娛樂消遣時,真假已不那麼重要。在網上讀到國內發生”兒子姦殺婆婆後被父親怒殺,妻子再從背後捅丈夫一刀後坦承母子戀,原來還未斷氣的婆婆聽到後醒過來,用最後一口氣割了媳婦喉嚨一刀,最後全家死光”的人倫慘案,馬上轉發是理所當然了,但多少人隔天會特地去買份報紙,查證事件的真偽?

關於工作(2)

One thought on “關於工作(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