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惡夢

我做了一個惡夢:未來他們會禁陽具。

想起來也有一些道理。一開始是禁香菸,二手煙是巧妙的發明,製造的是社會壓力。現在要禁吸水管了,這一次吹的是環保大愛。

雖然禁的只是塑料吸水管,紙製、鋼製的還可以使用,但在惡夢中不存有邏輯性的嚴謹推論。

條狀、可以唅在口中的,看來都會被禁,接下來應該輪到肉製的陽具了,素食主義可能會無辜被牽扯。

到時候,所有陽具都被切下,包括狗的陽具,他們不理會愛狗人士戲劇性的呼天搶地。他們說都是為了狗好,避免狗最終被女狗主玷污。

好了,陽具被堆在一起放入一個用舊747飛機引擎再循環製成的大型碎肉機內,嘉賓們致詞、揮旗、剪綵、擊鼓、贈送紀念品後,按下電源開關。

我驚醒後馬上叫醒妻子,叫她馬上為我口交。她不肯,但我說:「都是為了妳好。」

One thought on “一場惡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