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工作(完)

社交媒體改變了人們獲取資訊的方式,衝擊傳統媒體,甚至在威脅著傳統媒體的生存。

不過,社交媒體其實早在兩千年前就出現。

西元前一世紀,奴隸是羅馬時期的寬頻網絡。奴隸膳稿、送信,讓遠在其他地方的主人獲的資訊。當時的信件被抄錄在莎草紙卷上,收信人不只一個,收獲信的人會抄寫成數份,再轉送給自己的朋友,訊息在自己的社交圈子內流傳。有些信件被張貼在公共場所,讓公眾閱讀,一些人會抄下這些公告,再轉發給朋友。

羅馬城鎮圍牆上都寫滿消息,有廣告、政治口號、個人訊息、吹噓和淫穢笑話、俏皮話、格言警句等,甚至是兩個人的對話紀錄。

十四世紀,英國都鐸宮庭內流傳一本小書,如今被稱為德文郡手稿,至少有19個人在這小書上寫過東西,傳閱的人用這本書互通消息,發表自己的詩詞,是一種交流的媒介。

聽起來和現在的社交媒體一樣,只是訊息的流動比較現在慢了很多。

後來印刷機取代了手抄,再後來電報的發明,才會有所謂的大眾媒體,是科技造就了大眾媒體。報紙上的內容由受報館聘用的記者撰寫,出版資金主要來自廣告,你寫我讀,社群的互動性消失了。

不過,約兩個世紀後科技再創新發展,互聯網的出現正危脅著大眾媒體,讓媒體回歸社群,像羅馬時代的抄寫剪貼、轉發分享、個人推薦的社群形式媒體又回歸了,大眾媒體會漸漸消失,看來已沒有回頭路。

人是社群性動物,人類學家羅賓鄧巴說,沒有八卦,就沒有社會。分享這一種行為就是自我表現的一種形式,分享是人的天性,在社交圈子內與其他成員分享資訊(八卦)是人性的一個特點。

相比大眾媒體,社交媒體更符合這種人性的特點,報紙肯定會式微甚至死亡。不過(報人)別太傷心或念舊,回頭看看這一段文化進展長河,大眾傳播在這兩世紀的壽命其實很短,甚至可以被看成是媒體的異常狀態。

現在,只是恢愎正常罷了。

關於工作(9)

One thought on “關於工作(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